舞台劇-決戰巖流島 Musashi Vs Kojiro

Posted by on Mar 19, 2018 in 劇院演出 |

演出詳情宣傳/報導劇照/宣傳照劇評/觀後感言

 

雙刀飛馳夢想,挑戰遇強越強!
取材自吉川英治不朽名著 武藏全傳《決戰巖流島》

演出資料

演出日期:2019年1月11-12日 (五至六) 8pm
演出日期:2019年1月13日 (日) 3pm
演出日期:2019年1月18-19日 (五至六) 8pm
演出日期:2019年1月20日 (日) 3pm
演出地點:上環文娛中心 劇院
票價:$280、$220

全日制學生 / 60歲或以上高齡人士 / 殘疾人士及看護人 / *綜合社會保障援助受惠人士 半價優惠
**所有購票優惠不能同時使用,並只適用於正價門票
* 每購買一張殘疾人士優惠門票,即可同時以相同優惠購買一張門票予看護人。

 

門票可於城市售票網訂購

立即購票

製作人員

編劇 / 導演 / 主演︰歐錦棠
監製 / 主演︰萬斯敏
戲劇指導:高林豹
領銜主演︰徐天佑
特邀演出︰黃文慧
導演助理 / 演員:陳郁憲

演員:何敏儀、張志敏、馮兆珊、蔡松合、盧海鷹、黃中濠、余世騰、廖賢志、康少娜、莊芍琳、李家傑、郭熾華、蘇錦基、史德興、何量懷、羅芷茵

舞台設計:溫俊詩
燈光設計:黃靜文
音響設計:歐錦棠
服裝及形象設計:萬斯敏
執行服裝設計:Sabrina Fong
殺陣指導:石嶌良一
劍術指導:千月堂
舞台監督:歐慧瑜
執行舞台監督:陳小恩
助理舞台監督:馮佩霞、蘇錦基、羅芷茵
服裝統籌:張美孚
服裝管理:何思敏
平面設計:Jacky So
化妝髮型:Shirley Lee
行政經理:林倩如
宣傳統籌:PS Production
宣傳攝影:Jimmy@Studio.K
現場攝影:Ben Li@Harmony Photography

節目查詢: 53001171

劇情簡介

連番闖禍的武藏被澤庵囚禁三年,終覺悟前非,撇下一往情深的阿通,決心以劍證道,初試啼聲即擊潰京都吉崗一門,惹來爭議之餘更挑起另一劍術名家小次郎的嫉妒,在流言蜚語中,官民旋即分為兩派,推波助瀾速成二人一決雌雄。
面對世人誤解和仇敵的追討,以及在修行和愛情之間,武藏應如何抉擇?

單張P.1 單張P.2 海報

宣傳片

專訪

 

2018-11-26 香港01 【劍術】《武藏全傳決戰巖流島》:舞台劇論宮本武道人文精神|武備志

在荃灣一所劍道館場內,刀光粼粼,一眾學員在館主郭世孝的教導下,學習日本劍者的禮儀、執刀、揮刀和收刀要訣,以及步法技巧。這班學員並非每一位都是武者,但他們都有共同目標,希望在下年初一齣以日本劍聖宮本武藏為題材的舞台劇表演中能更忠實呈現劍術細節,務求透過劍術學習,讓他們在舞台劇的表演中一絲不苟,精益求精。

Read more

撰文及攝影:賴家俊

宮本武藏是日本活躍於戰國末年至德川幕府早年武術家,一生未嘗一敗,著有《五輪書》等著作,有關他的故事和創作膾炙人口。2013年香港著名演員兼劇道場創辦人歐錦棠,創作舞台劇《宮本武藏》,將宮本的故事首現於華人創作舞台中,探索宮本前半生的武者生涯;揆違了五年之久,歐錦棠延續當年創作,新劇目《武藏全傳決戰巖流島》為宮本下半生的武者生涯添上註腳,並邀得著名演員黃文慧和徐天佑(飾 宮本武藏)出演這次舞台劇。本劇編劇、導演兼演員歐錦棠接受我們專訪,談談創作心得和對武道看法。

吉川英治《宮本武藏》為創作藍本 自幼已習武的歐錦棠,初中已看有關武藏的漫畫和小說。有幸拜讀由台灣某出版社翻譯的吉川英治《宮本武藏》小說,深深受到宮本這角色所吸引,繼而拜讀柴田練三郎、司馬遼太郎、小山勝清等筆下的宮本小說。當中吉川筆下宮本勵志成長的一生對他影響最深,宮本一生有如希臘戲劇中英雄人物成長歷程,從而萌生要將吉川版《宮本武藏》小說搬上舞台的心願。

「我不是要說武藏一生,不是要說他的偉大和精彩,而是想告訴觀眾一個人莫論你的出身,本質如何,只要肯主動求變,人生是有第二次機會。」這是吉川版對歐錦棠的啟發,而他亦是抱著這精神創作了前傳。

吉川英治筆下武藏一生由桀傲不群的小子,成長至一代宗師。這次版本與上一作不同,前傳部分只會概略出現,重點在宮本挑戰吉剛一族、參見柳生受啟迪,到巖流島大戰小次郎作結。面對原著小說卷軼浩大,舞台劇應如何取捨?歐錦棠表示除了編劇本身要對原著嫻熟外,搬上舞台劇需注重讓人物環環緊扣,保留當中衝突與矛盾的情節,現在先賣關子留待觀眾欣賞評價。

道:殺人劍與活人劍 相較於其他的舞台劇,要將吉川筆下武者一生呈現於舞台殊非易事。

「吉川英治筆下的宮本武藏是抱有人文精神,如何讓武者的劇目呈現人文精神?在保留原有的人文價值下我要如何取材創作?吉川先生是反對暴力,他在書中定義了怎麼是『武道』?我要在舞台中呈現出武道上應彰顯怎麼力量?武道有何藝術價值?例如謎一般的二刀流是怎樣運用?小次郎背後三尺曬衣竿如何拔出?宮本如何用一支船槳破敵?這些經典情節要怎樣於舞台中呈現?因應宮本後半生有較多著名決鬥情節,這次版本的舞台劇會加插了很多武道場面。」

歐錦棠表示,他希望以淺顯的方式表述他如何看宮本所求的「道」。「這個『道』即是『殺人劍』與『活人劍』的分別。武力為保護人類,止戈為武也只是『止』而不是『廢』、孔子也說『有文事必有武備』;武術是助人而不是滿足私慾,一個武者要修心,有憐憫之心才能做出『殺人劍』與『活人劍』分別,作為一個武者要達到這境界應如何修行?」

有多年幕前演出和幕後武術指導經驗,歐錦棠表示不同武術創作都有獨特的表達方式。例如舞台美感為主?保留日本刀劍技法為主?兩者並存?打鬥風格有飄逸的、有暴力感較大的,觀眾是看得出。這次舞台劇誠邀了倉田保昭弟子石嶌良一擔任武術指導,他在日本是拍攝指導劍道動作的專家,希望在這次舞台表演中讓觀眾有難忘武術啟驗。

徐天佑首次演繹武者 為了讓表演精益求精,舞台劇一眾動作演員均要接受日本劍術訓練。主角之一,飾演宮本武藏的著名歌手及演員徐天佑,與其他演員一同參與了劍術工作坊。

徐天佑這次是第二次出演舞台劇,但卻是第一次飾演一位武者。他坦言自小對宮本武藏的認識,全來自井上雄彥的《浪客行》和他去日本的旅遊經驗。有天突然收到歐錦棠的邀請飾演宮本一角,讓他興奮不矣,一口答應。

「這次舞台劇中宮本當時的年紀與我現在相若,之前一直受井上的影響只關注了宮本好打的一面。棠哥(歐錦棠)介紹我看吉川英治作品和《五輪書》等,讓我有另一層認識。宮本一生正體現了日本武士精神,這種精神為了尋求武道,可以放棄其他一切而心無旁鶩。」

他表示除了武術以外,宮本對武道的反思和傳世精神價值,才是令宮本在芸芸日本武者中傳頌千古原因。現階段他仍在揣摩角色,究竟宮本有怎麼箇有特質,讓他從少年桀驁不馴的男兒漢,受到指導後成為一代劍聖?本身因拍戲只學過拳擊和詠春的天佑,為了有更好的演出效果,也和一眾演員一同參與劍術工作坊。

這次宮本舞台劇,歐錦棠也起用了他在舞台格鬥訓練班的學員。演員之一的莊芍琳曾習泰拳,初中已踏足舞台,因為主題公園涉及武術表演工作,發現舞台表演與真實格鬥有極大分別,要既迫真而不傷人,想加深認識舞台格鬥而拜棠哥為師,這次舞台劇是一試所學機會,希望將來朝武打演員為目標邁進;另一演員盧海鷹(Leo),有多年學習蛇鶴詠春經驗,曾擔任多套獨立作品動作演員,並曾參與成龍等電影幕後工作。Leo早年在李小龍影迷會認識棠哥,故也拜棠哥為師學習舞台格鬥,及後有機會赴土耳其參與模仿李小龍的VR影視創作演出,學以致用。Leo曾在舞台劇《聖女貞德》演出舞台動作,那次是歐洲武術運用,今次宮本則是他第二次實踐所學機會。

香港舞台劇甚少有關武術劇目,這次《武藏全傳決戰巖流島》是難得演出,對一眾熱愛武術的戲迷來說將是拭目以待的觀賞體驗!

 

2018-12-14 U Magazine(Issue 681)  歐錦棠 x 徐天佑 大師也有少年時

歐錦棠 x 徐天佑 大師也有少年時

宮本武藏,一代劍聖。
稱聖之前,武藏都只是個𡃁仔,地厚天高中探索。
大師都有少年時。

Read more

歐錦棠編導演的劇道場新作《決戰巖流島》,從宮本10來歲到29歲決戰為止。 棠哥演武藏宿敵小次郎,少年武藏,交予Shine的徐天佑手上。 天佑話好彩睇開井上雄彥的《浪客行》。

棠哥的劇本,直接改編吉村英治小說《宮本武藏》。早在5年前,棠哥已編過一齣劇,就叫《宮本武藏》,算是前傳,佔原著小說不足六份一。《決戰巖流島》寫武藏重要的形塑期,天佑:「佢經歷最多、最輝煌的一段時間,之後他不再渣劍周圍決鬥。有這段經歷,他才寫到充滿哲理的《五輪書》。」

年輕人想做乜? 就算唔識武藏故事,都無問題的,棠哥話。「可以當武俠小說來睇。」也不怕文化水土不服,成長這回事,好universal。「他的人生不簡單,真實歷史也好,小說渲染也好,套用當下社會,就係問:年輕人,你想做乜。唔知?唔得;任意妄為?都唔得。武藏正正係咁,靠把劍,就去行!他最終搵到的意義,同最初想像的,毫不一樣——這是武藏的小宇宙。大環境呢?每個人都要問:做人為乜? 」 天佑和議:「最好睇是武藏每走一步的轉變。」為演此劇,天佑本人都學習好多新技能,迎接體能挑戰,每天都在轉變。「第二次演舞台劇,上次《夏風夜涼》是時裝,今次古裝,要學劍術、古代日本人肢體語言和禮儀。每日排戲,發現自己進步咗,會好開心。」

超越武俠小說 漫畫《浪客行》,是天佑認識宮本武藏事跡之本。「邊諗到我一直睇的漫畫,原來為了做research ?但呢部漫畫係《男兒當入樽》井上雄彥畫的,都講得深入嘅。漫畫版是斬到九彩,呢個劇則想呈現宮本武藏好打之外,係有思想、有哲理。」 只知棠哥迷李小龍,原來對宮本武藏,也有深刻鑽研——從初中起。小學看金庸古龍,然後從圖書初接觸宮本武藏,從此入迷。「當時冇互聯網,資訊貧乏,去圖書館搵宮本武藏的書,冇。搵到出版社,好似叫四季叢書,在台灣的,千辛萬苦托當地朋友去搵,再郵寄畀我。三個不同作者,三本買齊,愛不釋手。」如此動員力量與鍥而不捨,都好犀利。看完武藏故事,興趣甚至超越中國武俠小說。「呢個世界沒脫節,貼近生活。《射雕英雄傳》都有歷史背景,但人物太勁啦,唔食嘢嘅,武藏會食嘢㗎,好人性,亦是我想搵嘅境界。」

片場偶遇後 原來棠哥與天佑從未交集過,直至天佑所屬公司出品的電影《再見UFO》,棠哥有份演出,仍沒有同場。棠哥:「我last day嗰日,第一次遇到天佑,打個招呼。之後籌備呢個劇,要搵人演宮本武藏,個腦唔知點解浮起天佑個樣。你睇佢眉宇之間的英氣,倔強,都似喎。同埋唱歌拍戲咁耐, 實郁過。學咩都快上手,新人應該唔明我講乜。」 天佑直情當作演藝課。「拍戲,一埋位就要黎。排劇,有兩個月畀你慢慢思考點演。今日唔得,聽日又試過!」最初棠哥聯絡天佑,他剛好在武藏留過足跡的京都三十三間堂,都算巧合。棠哥崇拜武藏多年,也專登拜訪武藏寫《五輪書》的靈巖洞、決鬥場一乘寺,以及本劇主場景巖流島。「當作體會古人當下心境、坐在岩石上感受下也好。作為文化工作者,或演員,養分就係咁黎。」

阿棠和天佑以往未合作過,兩人只在早前電影《再見UFO》中首度合作,可惜連一場同場戲都冇,不過卻造就這次舞台劇合作機會,阿棠說:「嗰日係我哋最後一日開工,雖然冇對手戲都會打聲招呼,天佑咁啱抬頭望上嚟嗰吓,眉宇間好有『武藏』嘅特質,我知道終於搵到人演。」

2018-12-17 經濟日報 歐錦棠徐天佑舞台延續宮本武藏傳奇 從天才武者由狂傲到謙恭反思人生

舞台劇《武藏全傳決戰巖流島》標誌著徐天佑和歐錦棠將首次在舞台上合作,還要分別演繹日本奇人物宮本武藏與佐佐木小次郎,可說別開生面。是次編導歐錦棠說,選天佑來演宮本武藏,主要是覺得對方有日漫《浪客行》主角的氣質。徐天佑則直言,對於武藏由輕狂到屢遇挫折繼而得到啟發的經歷,大感共鳴。

Read more

歐錦棠於2013年演過宮本武藏,今回挑戰自己改演佐佐木小次郎。他形容此角色特別在夠高、夠「串」又好打。攝影︰陳偉能

日本劍聖宮本武藏一生傳奇,30歲封刀,從13歲到29歲,決鬥60餘次未嘗敗績。三船敏郎和木村拓哉等著名男星,均曾演繹這位活躍於戰國末年至德川幕府早年的武術家生平故事。

香港方面,好武的歐錦棠說年輕時已從閱讀吉川英治的《宮本武藏》小說,得到人生啟迪。

因此他創辦的劇道場爭取到改編該小說版權,於2013年把宮本武藏前半生的武者生涯搬上香港舞台:「當年我演的《宮本武藏》,時空篇幅較短,有些觀眾會問追問為何小次郎還未出現?令我興起在舞台上演《宮本武藏》下集的想法。」棠哥講出策劃2019年1月上演的《武藏全傳決戰巖流島》之原因。

舞台上劍客對決

歐錦棠考慮到未看過上集的觀眾,難以追貼劇情,便決定製作全傳,把幾年前的舞台版本劇情,包羅在這次的《武藏全傳決戰巖流島》之中。

宮本武藏人生最大改變的時期,變成整個劇的焦點,當中也會有5場對戰的場面。認真的歐錦棠還請來倉田保昭的大弟子石嶌良一為這齣劇設計殺陣,用特別方法呈現在京都一乘寺垂松決鬥、1對70多人的重要場面。

上回親自飾演宮本武藏的歐錦棠,因考慮到演佐佐木小次郎的演員要身材高、性格「串」而且還要懂武術,難找合適人選,故最終還是自己上陣。而主角宮本武藏交由35歲的徐天佑去發揮,由19歲演到29歲,呈現他的心路變化。

告別輕狂接受改變

棠哥找天佑合作,主要因為天佑外表有點似漫畫《浪客行》的宮本武藏:「加上他唱得跳得,更拍過動作戲,反應快學嘢快。」歐錦棠說。

徐天佑縱然非習武之人,但也曾讀過宮本武藏的著作《五輪書》:「覺得宮本武藏是個瘋狂的人,但很有天份,加上遇到不少大人物指導,才不斷進步,成為一個真正的武士。」

天佑最有共鳴,是日本劍聖由少年輕狂至遇上不少挫折,繼而得到啟發的過程。「我最年少輕狂時是剛畢業,從學校走到真實大人的社會,不太適應。看到老闆也不懂禮貌,永遠覺得自己是對的。20歲開始不知道自己的去向,在唱歌和拍戲上感到迷惘,加上那時和家人關係差,感到疏離。」

天佑坦言多年前開始寫小說和劇本,放下幕前的身份,多接觸不同類型的人、聽到不留情面的說話,才開始反思,逐步長大。「如果幾年前有這個演出機會,我會害怕應付不來,現在反而會想這是一次學習和挑戰的機會。近幾年我拍的戲,都有新嘗試。」

一個關於武者的劇目,其實背後有何信息?「其實有誰不是以自己為中心?誰人不會做錯事?只要自己願意改變,便會有新的人生。」歐錦棠道出吉川英治小說給他的啟發。

2018-12-26 香港01 【武藏全傳.專訪】徐天佑變積極突破自己:我想有套真正嘅代表作

由徐天佑、歐錦棠主演的舞台劇《武藏全傳 決戰巖流島》將於1月中、在上環文娛中心上演,兩位主角現時正在密鑼緊鼓地綵排。飾演一代劍豪宮本武藏的徐天佑接受《香港01》訪問時坦言自己年輕時的行為、想法與角色有幾分相似:「都係我行我素,未必考慮到身邊好多人,又係人愈大就愈唔同,當然同佢事蹟爭好遠啦,佢真係去殺人。」講起自己的年少輕狂歲月,他直言當時與家人關係好差,他們都會覺得他任性:「人真係要經歷過低潮先會成長,但經歷當中你唔會知道佢係低潮,好似事業停步、同家人關係差咁,當時只會覺得成個世界好似欠咗自己咁。」

Read more

徐天佑坦言成家立室是他其中一個轉捩點,會明白到要考慮身邊人的感受:「之前有個工作,原來要返大陸幾個月,以前我唔會諗就接,而家會第一時間諗咗屋企先。(即係而家唔會接離港一段時間嘅工作?)又唔係,會衡量,所以我最後係來來回回咗好幾次。」

雖然徐天佑在兩年前已經有舞台劇經驗,但今次對他而言都充滿新鮮感,因為角色並非「時裝人」,演出前既要學習劍道,又要了解一定程度的日本文化:「至於拍戲同做舞台劇嘅分別,我覺得係各有難度,而家我排戲會發現自己原來習慣咗拍電影,會自然就咗角度,或者多多少少都着重喺表情上,但舞台劇係用全身去做戲,我覺得係一種挑戰。」

談起徐天佑這個人,大家第一時間應該都會聯想到他是Shine成員,與拍檔黃又南有好多作品,又拍過好多電影,演技不錯,到底徐天佑本人如何睇徐天佑?他坦言自己入行10多年都不時思考相關問題:「我覺得自己係好好彩,我電影、音樂都遇到唔少有質素嘅作品,呢幾年就開始覺得要積極啲搵機會去表現自己,會想嘗試更多嘢,以前接一個工作,或者會猶豫,但而家會覺得,猶豫就代表住呢個係挑戰。以前都交晒畀經理人諗,但人愈大就覺得愈要為自己思考,可能係有一段時間去咗做幕後、寫小說,識人多咗,成長快咗。」

徐天佑又坦言自己有一段時間諗過做電影導演,但最後都是覺得先要好做演員這個崗位先:「好似有啲嘢未做完咁,好想去做好啲,有人讚我《心魔》做得好,又有人話我做《紅Van》唔錯,但係我覺得自己仲未有一套真正嘅代表作。(其實都入行10幾年,有冇諗過點解會咁?)可能係啲角色好似好細個,所以都想一路增值自己,等自己轉變。」

他稱自己這個階段是「最好的時候」,明白到自己的想法,開始摸到自己未來的路該怎樣行:「當年,好劇本好角色係可遇不可求,做好眼前嘅事,永遠都係最緊要。(覺得最後會跑得贏呢個賽事?)都覺得會,但又唔可以用贏輸去了解件事,以前細個會咁諗,『會唔會有獎拎』,但其實個過程先係最開心、最重要。」覺得自己配得起「演員」這個稱號未?他說:「有時都會諗返起,原來我第一份工就係做演員(《細路祥》),我會覺得,只要你認真看待呢件事,就會配得上呢個名。」

2018-12-26 香港01 【武藏全傳.專訪】港產佳作可一未必可再 歐錦棠:局面好難扭轉

由徐天佑、歐錦棠主演的舞台劇《武藏全傳 決戰巖流島》將於1月中、在上環文娛中心上演,兩位主角現時正在密鑼緊鼓地綵排。講起2013年公演的前作《宮本武藏》,歐錦棠接受《香港01》訪問時便指數年前的演出是「前傳」,而今次則會將日本劍豪宮本武藏的人生濃縮,並為其下半生添上注腳:「上次我做武藏,今次我做佐佐木小次郎。(點解會轉咗?)因為好難搵人,小次郎要好有個性,本身諗住繼續做武藏,諗諗下就覺得可以自己做小次郎,再搵人做武藏。」

Read more

但其實武藏的人選亦不易搵,要演得到起初憤世嫉俗的廢青味,同時又要扮得到中後期得到人生啟示、貫徹自己武道的感覺:「一開始都唔知搵邊個做好,有一日突然諗起徐天佑喺片場同我打招呼個樣,再揭一揭井上雄彥本《浪客行》,就覺得宮本武藏就係佢咁嘅樣,件事好漫畫!」

到底歐錦棠覺得自己似武藏定小次郎?他坦言好多香港人都是表面是小次郎,心裏面是武藏:「小次郎份人好簡單,佢就係想威、炫耀自己,想揚言立萬,但係佢哋內裏都有顆赤子之心。」

而其實歐錦棠亦有一顆赤子之心,好想為香港的演藝出一分力,希望可以提升整體質素,但奈何好似甚麼都改變不到:「我思考咗好幾年,呢個局面維持咗好耐,而且每況愈下,唔係冇好作品出世,但係點解我哋業界個水準仲係咁,原來好多嘢都係相輔相成,當成個業界都係市場化時,好多嘢都要將貨就價,最後令個水準只得咁樣。」

好多觀眾都歸咎於演員功力不足,同時盛讚外國水準高幾皮,是香港不夠人學,不夠人教,還是教和學都不夠專業?對此,歐錦棠覺得多方面出了事:「有時候有啲新演員做得唔錯,觀眾、傳媒就會不斷追捧,讚佢做得好好,但係點樣好呢,佢哋又唔講清楚,咁呢種稱讚係可以累死呢個新演員。」他又指有時候新人覺得自己接了一個有所突破的角色,便代表自己有進步亦是有問題:「做完之後,接到廣告、商演就得,但唔會咩叫深層次演技,因為呢度唔需要深層次演技。」

在歐錦棠眼中,香港已經淪為一個做足基本嘢便獲得讚許的地方,一個非常古怪、扭曲的地方:「有觀眾見到個演員話喊就喊就覺得好犀利,但其實呢啲只係基本嘢。香港真係一個唔需要深層次演技,老闆一開始淨係會問有冇打戲,冇打戲冇人睇,我唔係話香港冇高質製作,有,但佢哋好掙扎求存,有啲做到好成績,但唔知仲有冇第二部。好難扭轉呢個局面,你睇睇香港呢個社會,個個人都係想最短時間內得到最大功效,換句話講即係錢,個個都係想最快回本,不會花時間用心做製作。」

所以,歐錦棠覺得累了,之前更在訪問中承認有移民的想法:「唔係做舞台劇做到攰,係香港整體氣候令我好攰,政治氣候、生活環境等等,呢啲嘢都係窒礙我創作,我仲可以有咩創作突破自己,係呢啲令我覺得攰。」

雖然個心好累,但他仍然是好喜歡這份工作,好想繼續做落去,又好想搵人幫輕自己和太太兼拍檔萬斯敏手:「搵人幫手又牽涉到支出,所以我哋只能用有限人手,唯有身兼多職。點樣維生?維生到,我都有其他嘢做,講衰啲,我做其他嘢都係補貼自己做舞台劇。」

2018-12-27 信報 人生如劍法 歐錦棠論盡武藏

武癡歐錦棠(Stephen)崇拜李小龍,原來還迷日本劍聖宮本武藏,2013年舞台劇《宮本武藏》親自演出武藏,來年1月的《決戰巖流島》則扮演佐佐木小次郎,從武藏的二刀流到小次郎的燕返劍法,可謂過足了劍客癮。 然而,Stephen畢竟不再是愛好武術的中學生,他希望透過武藏這個角色,讓年輕人明白性格決定命運,再平凡的出身和背景,最終都可變成大人物。人生也如劍法,不盲從別人的成功之道,往往能練出更精采人生… 撰文:吳雄

人生如劍法歐錦棠論盡武藏

然而,Stephen畢竟不再是愛好武術的中學生,他希望透過武藏這個角色,讓年輕人明白性格決定命運,再平凡的出身和背景,最終都可變成大人物。人生也如劍法,不盲從别人的成功之道,往往能練出更精采人生。

Read more

世人認識宫本武藏,大都源自吉川英治的同名小說,筆者看的是內地版《劍與禪》,歐錦棠初中時代看的是台版。「我也看過《劍與禪》,但不如台灣版譯得好。電影方面,一般人愛五十年代三船敏郎版,我覺得六十年代中村錦之助版更好。」歐錦棠說。

筆者喜歡小次郎多於武藏,後者愛情上過於拖泥帶水,最經典的嚴流島決戰,更流露出武藏的「茅柴」。「先是刻意遲到,又用木刀激怒對手,決戰時又借用陽光,影響使長刀的小次郎….」筆者說。歐錦棠自然不以為然,「兵法有云:兵不厭詐。」

吉川英治也有為武藏開脫之嫌,「他出發時遇上阿杉婆和愛人阿通,很難講他刻意遲到。然後自己撐船過去,慢慢削木漿為刀…….」說白了,武藏不光是武術家,還是兵法家,而小次郎僅僅是高傲的劍客。筆者當然不放過請教燕返劍術的奧妙,歐錦棠拔出3尺長劍——晾衣竿。

武藏首創的二刀流,分持脇差、打刀搏殺,最多兩尺多長;小次郎卻使騎兵用的太刀,有晾衣竿之稱,練習時以半空燕子為目標,得名燕返。「一般從肩胛從上而下斜劈,稱為袈裟斬。燕返是逆袈裟斬,顧名思義由下向上斬。」然而,歐錦棠想表達的不是誰武功更高。

擔任編劇的歐錦棠,以吉川英治的小說為藍本,但有不少改動以帶出自己的想法。他問記者嚴流島是不是爭天下第一?筆者說:「當然不是,兩人都是最高境界,小次郎也僅敗在天時地利上。」歐錦棠說:「武藏的人生是向上流的,小次郎是向下走的,兩人的心境不同,就影響表現和人生。」

小次郎出身名門,武藏則早已家道中落,出身寒門,「我想告訴年輕人,心境決定一切,武藏也曾放棄自己,最後重回正軌。這套小說有愛情、有武打,但我想帶出性格決定人生的道理。」誠然,性格、心態決定人生,人生能夠成功,則離不開天時地利人和。

演出向查大俠致敬

如果金庸是華人武俠小說第一人,吉川英治是日本武俠小說的第一人。武藏人生曲折,得天庵大師指點才覺悟,不斷挑戰高手修煉劍術,與阿通的愛情也盪氣迴腸。「台版的小說,就引述過金庸對吉川英治小說的讚美。」歐錦棠說,巧合地,他這次也正好向金庸致敬。

「金庸讚過《芍藥使者》有關阿通那章,以及柳生石舟齋那段,他說論劇情超越中國武俠小說的境界。」歐錦棠不禁興奮地說:「我在寫劇本時,特意把這兩段加進去,當時金庸先生還在生,真是巧合。很多日本的作品,也很少把那兩段加進去。」

從歐錦棠的描述,記者腦海已浮現一幕幕畫面,與阿通的難捨難離,有一乘寺決戰 數十名人的震撼場面,當然少不了最精采的巖流島決戰,屆時舞台必定刀光劍影,配合日本請來的聲樂大師,必然更精采。筆者猜歐錦棠上次演武藏,這次改演小次郎,是否看不慣武藏的使詐?

「上次演出只及小說的六分一內容,也沒有小次郎的角色,當時已有人問將來誰來演?大家都喜歡個性鮮明的小次郎,電影裏就由高倉健演過。舞台劇與電影不同, 不能透過鏡頭遷就,演員必須應付得了背上的晾衣竿,如何把它拔出來?」歐錦棠說。記者也想起粵語長片裏曹達華等人,也不能直接把背劍拔出。

歐錦棠從日本訂了兩把3尺多長劍,「一把用來影poster,後來發現在舞台上表達不出來,所以訂了另一把,既可以表達到長度,又能看到它拔出來。」除了晾衣 竿,這次布景、髮式、道具等都做到盡善盡美,「光服裝也有100多套,希望盡量能做到足。」

強敵當前懂得變通

武藏的角色更不能馬虎,歐錦棠找了徐天佑,「我曾找過高大的小生,但骨骼實在太硬。一次拍電影遇到徐天佑,後來回想覺得他眉宇之間有股氣,予人倔強的感覺,於是我問他有沒有興趣演武藏,他剛好有看武藏的漫畫。」如今回想,徐天佑眼神有幾分像三船敏郎。

從武藏故事的深入民心,可見吉川英治文字的力量。歐錦棠為寫好劇本,親自去巖流島、一乘寺考察,「整個島充斥住小次郎和武藏的事跡、碑文,還有那艘船,以及兩人的石像,小次郎出燕返,武藏揮刀跳起,一支木漿打下去,記錄那千年一擊。」

「一件決鬥變成景點,你不禁慨嘆人家單單一個決鬥,可以變成膽多人口的經典。文字力量多厲害?影響幾代人。」歐錦棠說。日本在二戰偷襲珍珠港,也令人想起兵不厭詐的武藏,他們可以畢生苦練一套武功,但面對強敵卻懂得變通,甚至不惜使一點點詐。

說著台灣翻譯的吉川英治,忽然說到松本清張的推理小說。那又是經典,《點與線》、《砂之器》、《獸之道》…. 無不引人入勝。歐錦棠說:「我初中看《點與線》看到頭痛,那個線索和時間的推理。我上回去完巖流島,還特意去小倉看松本紀念館。」

如果武藏的故事對年輕人很勵志,松本清張則是對中年人士的最大激勵,13歲就因家貧賣掃把、做印刷,40歲寫下臺西鄉紙幣才改寫不得志的人生,奠定日本推理小說第一人的地位。歐錦棠說:「他僅寫自己熟悉的東西,我想作家或編劇就應當如此。」

歐錦棠一月演完《決戰嚴流島》,將來會不會也把松本清張的景點作品搬上舞台劇?若然,香港的推理小說迷必然歡喜若狂。

2019-01-03 信報 入行53年黃文慧 不計美醜盡情享受

黃蓉雖美,梅超風也不差,不然黃老邪豈會因愛成恨?歷代飾演梅超風的藝人,數黃文慧(Bonnie)最逼真,也許也是最美麗的。當年與翁美玲、黃日華、曾江一起粉墨登場時,黃文慧才20歲出頭,正是青春少艾,誰願意演恐怖、醜怪的女魔頭? 然而,監製王天林一席話,令她喊着接下角色,成了街知巷聞的梅超風。黃文慧覺得演藝圈屬半偏門行業,紅不紅看天時與人和,入得這行就要盡情享受,說不定哪天捱出頭來。

1983年開拍《射鵰英雄傳》之前,監製王天林拍着黃文慧的肩膀說:「文慧,我心目中已選你做梅超風,你看看金庸的小說吧?」她一問才知飾演女魔頭:「我一聽當然唔制!又走火入魔,又盲又瘦又乾……」

王天林見她面有難色,繼續勸道:「你不要推,一定要做。你做那麼多年戲都沒人識,一做這個角色,人家一定知你叫黃文慧!」… 撰文:吳雄

Read more

她一聽到人家說自己沒人識,眼淚不自覺地徐徐流下;天林叔又鼓勵:「有一集講出山前,能看到你靚靚!」

她15歲讀電影訓練班,六七暴動後公司避走台灣,20歲才加入無綫。她一直演閒角,「《雙星報喜》排隊被人打頭啊,哪個主持不舒服,都由我去頂啊,總之就是打雜。因為我最乖、最聽話,人家話一,我唔敢話二。」

開酒店變「梅總」

順德人般的性格,既是天性使然,也是時勢所迫。「家裏沒錢交學費,也自知不是讀書的料,當年訓練班如雨後春荀,所以自小就發明星夢。」然而,少女十五二十時的黃文慧,猶如梅超風又瘦又乾,所以無緣加盟邵氏。

「邵氏喜歡肉女嘛!像我這種養多少年才肥?當然要找些能賺快錢的演員啦!不過,TVB開台接收我們這些無業青年,真的要感謝邵逸夫爵士。」黃文慧感恩地說。的確,當年演梅超風很慘嗎?別忘記周星馳也演過宋兵甲、路人乙。

1970年拍完《京華春夢》後,黃文慧幾乎沒有其他工作,她拿起書本讀酒店管理。八十年代內地改革開放,她和家人賣掉香港的餐廳,和其他股東在廣州開富豪酒店,一顆報國心的她擔任員工培訓等工作,梅超風一下子成了「梅總」。

「時至今日,很多內地人看到我,都說知道我是演梅超風的。」她自豪地說。王天林的預言成真了,但她早已是女強人,還在乎出不出名?八九六四槍聲忽然響起,黃文慧和家人賣掉酒店回港,她感嘆「自己的人生總與時代動盪交織」。

每次動盪又恰好與演藝相連,適逢林百欣入主亞洲電視,她去信應徵,由劉天蘭面試,「她要我做演員,但我說做理性生意人多年,失去演戲的感性,無信心!」結果,她在幕後擔任主任,管理歐錦棠、劉錫賢這些後生仔。

幕後工作空餘時間多,黃文慧跟隨盧敦等人的香港影視劇團做舞台劇,漸漸演藝細胞又活躍起來,至林百欣賣盤前後效力亞視20年。於是,梅超風又重出江湖,拍攝《睡咕睡咕新年財》等作品,依然為觀眾所喜愛,梅超風伸着黑爪回來啦!

「我總勉勵年輕演員,入這行就要準備捱,除非你本身條件卓越,或者上天安排好命運。我有一些作品是做主角的,但出來效果一般,我才明白自己不是主角的命。演戲就像做生意一樣,名和利是共體,兩者兼得。」

年輕食過夜粥

黃文慧說自己不是靠美貌,也不是靠實力,而是賣勤力。但一看她年輕時代的相片,比很多大明星都漂亮,記者不得不相信藝人成名與否,真的不是靠本錢,而是靠有沒有人捧。記者提到演黃蓉的翁美玲,算不算得天獨厚的例子?

黃文慧回憶說:「她當年是選美出身,一入行已很有名,自然馬上做主角,有title代表有名,誰不用你的名賺錢?這跟做生意的道理是一樣的。所以,我勉勵年輕人趁年輕,想做就去做,只要自己喜歡就行。」

「我雞鴨做過,屍體扮過,掃街做過………《雷雨》裏的繁漪也做過,當年我們去廣州表演,『

女姐』紅線女讚我們演得好。」她緬懷地說,「作為職業藝人,不要吊高來賣,說什麼為藝術犧牲,總之演好每個角色吧!」

近年,她主要演媽媽和婆婆的角色,卻很享受與年輕人合作,1月她就參與歐錦棠的舞台劇《武藏全傳:決戰嚴流島》,她將飾演又八的母親阿杉婆,「我要求跟他對打的,排練後發現膝蓋不行,最後取消了。」

「咪蝦我年紀大啊!我16歲出來跑江湖,一直滾到今天上神位。」黃文慧笑道。她年輕時食過夜粥,跟劉家良等師傅,「還跟程小東的師父唐迪去星馬泰表演,結果又遇上暴動,避了一年才從新加坡回港。」她果然經過風浪。

化妝間見世情

她對自己很有自信,尤其是美貌。「我自問都係靚女啊!現在一把年紀,都幾靚啊!當年三十八九歲去亞視面試,看上去也不到30歲。」一個出色的演員必然對自己有自信,黃文慧當然也不例外,何況她的確是最美的梅超風。年輕時鬥龍、鬥上位,從中她學會了做人處事。她滿有心得地說:「總之見到邊個都好,識與不識,都一定要打招呼先!小時候在TVB遇到KingSir鍾景輝,明明心裏很想講早晨,就是嘴笨叫不出來,還是他的助手提醒我叫早晨,其實是袋錢落我袋。」

在化妝間可謂見盡人情冷暖,有一些當紅藝人眼睛生在額頭上,「試過入化妝間,有一位女星在化妝,我沒有打招呼,她冷冷來一句:『你啞架?」這可不是袋錢落你袋,而是一盆冷水照頭淋,黃文慧看盡四方框外的精采世界。

不同階段有不同的享受,黃文慧現在更享受演戲工作,「我現在拍戲只為兩個目的,一為過癮,二為錢。我什麼片都能做,不管是大家眼裏的爛片,還是什麼大製作。我是職業演藝人嘛!何況配角更自由,做主角時間綁得很死。」 她對演藝工作的不變情意,大概也如歐陽修《望江南》的名句:恁時相見早留心,何況到如今?

Coming Soon…

觀眾觀後感

Coming So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