舞台劇 科學怪人︰誰主創造 Frankenstein by Nick Dear

Posted by on Dec 6, 2016 in 劇院演出 |

演出詳情宣傳/報導劇照/宣傳照片劇評/觀後感言

National Theatre經典劇目 劇道場獨家廣東話版權演出

科學能為人類帶來福祉,人類的自大卻將自己推向滅亡

演出資料

演出日期: 2017年1月6-7日 (五至六) 8pm
2017年1月12-14日 (四至六) 8pm
2017年1月15日 (日) 3pm
演出地點:上環文娛中心 劇院
票價:$240、$200

製作人員

原著︰Nick Dear
監製/翻譯/特技化妝︰萬斯敏
導演/舞台設計︰余振球
現場伴奏︰歐愷綸
形體指導︰Ana Marambio(英國)
舞蹈編排︰易 峯
燈光設計︰呂柏納
服裝設計︰章佩佩
聯合翻譯︰姬絲汀
演員︰王宗堯、歐錦棠、萬斯敏、高繼祥、魏沛林、張嘉穎、施瑋延、蕭新泉、余詩穎、蔡松合、羅海憫、魏知衡
舞台監督︰劉漢華
執行舞台監督︰馮佩霞
助理舞台監督︰劉文華、岑曉瑩
服裝統籌︰張美孚
音響控制︰李馬弟
化妝及髮型︰CMM Monita Academy
行政主任︰黃聖深
前台主任︰郭慕純
前台助理︰康少娜
平面設計︰Jacky So
宣傳攝影︰陳鏡波 @BALLROOM

宣傳片

專訪

晴報 2016-11-25 王宗堯 歐錦棠 聯手做好戲

Mary Shelley於1818年出版的《科學怪人》小說,先後被改編成電影、電視劇和劇場演出,接近100年來震撼讀者或是觀眾的心靈。歐錦棠兩年前在英國欣賞了Nick Dear為National Theatre改編的劇場版本,深感震撼。幾經艱苦,終於成功把這劇目帶來香港,更找來王宗堯作對手,誓要炮製一齣好戲。

在劇道場的《科學怪人:誰主創造》這個劇目裏,年輕科學家Victor醉心科學,為了他心目中的人類福祉,用屍體創造了一個新生命,他卻受不了創造出來的是一個科學怪人。

歐錦棠對National Theatre版本的《科學怪人》情有獨鍾,全因為故事的題旨。阿棠直言:「我沒有看過一個這麼感動我和震撼的演出,當中說人性的那種自我、衝突和哲理,很觸動我,它對人類的自大真的鞭撻得很厲害。」

Read more

難得好對手

故事中兩大主要角色–科學怪人和科學家,前者由歐錦棠親自演繹。「科學怪人是一個初生嬰兒,但很快有了智慧,變成了人,單向地尋找他的根源。相反,科學家卻複雜得多,他有個俊俏的外表,很得人喜愛。他既有愛群眾的仁慈心,但同時有表彰自己能力的自大;他目空一切,但也彬彬有禮,是一個很矛盾的人。在香港的演員中,要有外形、內涵兼且具有名氣,真的數不出五個。有一天,靈機一觸,我問宗堯,他二話不說便答應演科學家,我真的是喜出望外呢!」

王宗堯前年演出過歌舞劇《萬花嬉春》,雖然之後有不同劇團找他,但他對題材有着特別的選取。「我很喜歡看舞台劇,特別喜歡一些較為人性,看完可以反思的劇目。所以,棠哥找我演這角色,我就說:『好啊!』這次,我用很多時間去尋找自己內在的特質,那可能是一些黑暗面的東西,我將它們放進角色,這尋找角色的過程,是很好玩的。」

歐錦棠舞台演出經驗豐富,長達20年;王宗堯卻是第二次參與劇場,但二人不約而同,認為香港劇場的發展很不到位。阿棠帶點無奈說:「英國有全面普及的藝術戲劇教育,觀眾懂得欣賞不同的文化。香港劇場的文化培養,是漫長的路,完全未到位。現在每個星期,大小劇場也有四至五個劇目公演,表象是蓬勃的。但是,第一,當中的質素良莠不齊;第二,是戲種,這涉及市場和生存的問題。有些劇團要搵食,便做兒童劇或是青春音樂劇,但是,如果你是為了這原因去做,某程度上,都是仰人鼻息,都是可悲的,你當初承諾的藝術取向去了哪裏?」

劇場路漫漫

王宗堯以這次演出為例,分享了他的觀察。「在英國或是東南亞,一個製作會有很多支持,至少不需要為了要回本,而把製作壓縮,因為演出場數愈多,可以分散成本。但是香港的情況,我們一個戲排練幾個月,要搭布景,又要做服裝,卻只有六場演出。我們沒有長久的場地提供,但外國有場地給你作長期演出呢!」歐錦棠即回應:「香港政府責無旁貸,那是關乎整個社群的文化氣息修養,這些真的不是一朝一夕可以做到的。」愛劇場之深,自會明白香港劇場發展的困境。

爭取版權半年

這次演出的《科學怪人:誰主創造》獨家廣東話版權,是歐錦棠花了半年時間才成功爭取回來。「那版權公司很有趣,愛理不理。他們問你很多關於演出的問題,要你把過去做過的演出資料,給他們參考。然後,在合約上列明很多條件。因為,在亞洲區,他們只是曾經授權給日本,所以,他們處理得很嚴格。版權費相當貴,但是,我喜歡這劇目,要做齣好戲,其他事情我不理會了。」

撰文:張靛瞳

攝影:Lego

編輯:陳禮恒

設計:梁政敏

服裝:H&M、Zara Men

鞋:HOGAN

化粧:Christy Lam

髮型:Hei@Xenter

場地:劇道場

 

經濟日報 2016-12-07 合演《科學怪人:誰主創造》 歐錦棠 王宗堯 互動迸發演技火花

歐錦棠踏入劇壇20周年,不惜工本、心血、時間搬演經典劇目《科學怪人:誰主創造》,他自己扮演被造的「怪物」,找來王宗堯演繹執迷科學家。

兩個內心非常複雜的角色,兩位對演戲非常有心得的演員,令舞台火花即將四濺。

Read more

話說歐錦棠兩年前在大銀幕看過National Theatre Live的《Frankenstein》之後,震撼得瞠目結舌:「對人性的鞭撻好深刻,提出了很多問題。」之後他決定買下劇作家Nick Dear的原著版權,由太座萬斯敏繙譯。

「以前的人把焦點放在怪物上,有點似看恐怖片的心理,但這劇本將兩個角色平均分配,首次將科學家Victor刻劃得那麼深刻,清楚看到人的自私、陰暗帶來的後果,好複雜。」有趣的是,該劇在英國公演時,由男神Benedict Cumberbatch和Jonny Lee Miller輪流扮演科學家和怪物;至於香港版本基於種種製作條件所限,只能上演幾場,棠哥演怪物,另找他人扮演科學家。

「演科學家需要有內涵,有知識分子的狂熱,一種近乎埋沒自己的瘋狂,但對別人來說,他又很有魅力和吸引力;找王宗堯,因他有這些元素。」棠哥指怪物由本來純真至後來因為追求愛而不果,那種心情與形態,他較易掌握。

在旁王宗堯說:「好可惜,我當年不懂得『朝聖』,以為不過是另一個版本的《科學怪人》。但看到今次劇本,就覺得好厲害,兩個角色都好癲。其實這一年也有不同的(舞台)製作找我,但我個人比較怪,沒有甚麼要求,卻只想做自己喜歡的、要啱,而棠哥找我時,我就覺得整件事是對的,是一種感覺,可能是演員的instinct。」

「有很多事情是憑instinct的,我找王宗堯也是。我們之前拍港台劇認識,很好傾,但沒有交換電話,因我覺得要找自然找得到,所以今次合作,我是透過fb私訊他的。」二人可說一拍即合。

兩個人一台戲

排戲個多月至今,王宗堯一直在投入角色。「看完劇本,我先設定角色的成長背景、內心世界,準備好一些guideline,然後慢慢摸索。做舞台劇有趣之處是,一邊排戲,一邊更了解角色,並把演員的感覺加入去,所以個劇一路有變化。這跟做電影需要在之前做好所有準備很不同,埋位就是完成。」他以前曾演過舞台劇《萬花嬉春》,那是一次開開心心的歌舞大製作,以群戲居多,然而今次幾乎是兩個人一台戲,非常具有張力,對他是全新的體驗。

棠哥在旁笑言:「王宗堯今次會體驗到drama的力量,有很多的得着。」

「我『計算』過,能有演出費,又有得上課學習,真開心!」王宗堯回應。

踏入劇壇20周年的棠哥說:「多年來我也一直在學習,值得開心的是找到好劇本和好對手,王宗堯的劇場經驗可能比我少,但他給了我很多刺激,鮮有在其他人身上找到。我排戲喜歡慢慢來,最初如一張白紙,再慢慢加、減、修改,而他在角色上有很多嘗試,那些刺激是我無法不接受、不能沒有感覺的,要回饋給他,產生互動。演員之所以叫actor,因為有reaction。」

人忘了接納

Mary Shelley原著的《科學怪人》可說是西方文學的第一部科幻小說,出版於1818年,同一戲軌改編成不同的影視版本,上演超過100年。至於今次在不斷反覆閱讀劇本的時候,兩位同樣都被打動。

仍然在角色中打轉摸索的王宗堯說:「最近只思考兩件事:一,生命無論好或醜,是否都值得愛?二,甚麼是完美?追求完美有沒有極限?」

棠哥解釋:「最近的體會是『人的虛偽』,內在的,很恐怖。怪物嘗試和其他人一樣,但因為他的外表,人們不但不接受他,甚至驅趕他。為甚麼這是理所當然?這究竟是甚麼邏輯?就是因為這樣,怪物便去仇恨和破壞。由此再延伸下去,便想到我們現今社會也是這情況,種族、性別、宗教等問題,也可套入去,人是忘了接納。」

「不過,所有的詮釋,留給觀眾去想。」他們異口同聲表示:「今次舞台、燈光、服裝的製作當然不可能與外國的比較,但香港的版本有點另類之餘,亦會打破時空規限,它不再只說200年前的故事,而可以是當下的故事。」 ﹏﹏﹏﹏﹏﹏﹏﹏﹏﹏﹏﹏﹏ 《科學怪人:誰主創造》 日期/時間:2017年1月6、7日/ 8 pm;1月12日至14日/ 8 pm;1月15日/ 3 pm 地點:上環文娛中心劇院 票價:$240、$200 購票:ticket.urbtix.hk 查詢:5300 1171、info@theatredojo.com 撰文:方晴

am730 2016-12-23  搞藝文要有使命感 要給觀眾看甚麼? 王宗堯 x 歐錦棠

《科學怪人》原著是近100年前的小說,多次被改編成電影、電視和舞台劇,由Nick Dear改編的劇本,將焦點放在科學家與受造物的角力,帶出有關人性的思考,吸引踏入劇壇20周年的歐錦棠,為要將這齣經典搬到香港舞台,未至於粉身碎骨,這套《科學怪人:誰主創造》卻注定蝕到入肉,「即使場場滿座都會蝕,但我心甘命抵,因為很想將這套戲帶給觀眾。」作為劇團的主創人,他堅持每齣劇作都要對社會抱有使命。王宗堯(Greg)認為,人若只看到自己,不斷自我膨脹,就像劇裡的科學家,世界只有我和我自己的創造。

兩年前,棠哥與太太萬斯敏在大銀幕首次欣賞National Theatre Live的《Frankenstein》,深被觸動,「劇本刪減很多支節,集中科學家與受造物的衝突,兩個生命的糾纏和轇轕,劇情夠逼力,有很多讓人思考和惋惜的地方,決定爭取購買版權在香港演出。」這正是下月初在上環文娛中心公演6場的《科學怪人:誰主創造》,原劇由班尼狄甘巴貝治和Jonny Lee Miller輪流扮演科學家與受造物,叫好又叫座,棠哥卻不擔心貨比貨,「根本無得比,英國一齣舞台劇演足一

Read more

季,投放的資源動輒是數百萬英鎊!」說來豪氣,卻不代表hea做,資源有限,自知舞台布景與製作,難與外國相提並論,便主攻劇力戲味,「導演余振球曾在多個歐洲國家留學,接觸不同的藝術範疇,今次會混合不同風格,相對較前衛,模糊了時代背景,令觀眾不覺是舊時代的戲。」要逼出劇力,演員互動不容有失,棠哥親自演怪物,找來Greg演科學家,兩人源於一年前曾在港台的《獅子山下》合作,「演科學家需要有書卷氣、溫文爾雅、有科學家的陶醉和瘋狂,某天我靈機一觸,記起他拍戲很認真投入,外形、內涵和工作態度完全適合這角色。」最令棠哥意想不到,是Greg未諮詢經理人公司的意見,便一口答應,Greg解釋:「大家都不是為名利、博出位,要全世界的目光專注自己身上,連放飯小休也是談劇團,見到棠哥很有心機,加上他對功夫、演戲的要求,執著也敢言,一click便啱channel!」

自我封閉演科學家

自前年演出百老匯式歌舞劇《萬花嬉春》後,這次是Greg第二次再踏舞台,「其後也有類似的劇團找我,但個人較喜歡有戲劇張力的劇目,我覺得劇團選劇目要配合本身理念宗旨,對社會有意義,要問自己的膊頭在哪裡?這劇目對生命和愛的討論很有意思。」Greg向來喜歡挑戰非主流的角色,他分析道:「科學家要求創造完美的生命,想做一個受世人敬仰和歌頌的物體,卻造了一個非常醜陋和被唾棄的生物,科學家只算成功了一部分,驚恐得要離怪物而去,變相亦令人生走入黑暗。」他笑言,不難找一個像科學家狂妄和自我膨脹的人辦,但要刻意收埋自己的個性,為了呈現科學家的複雜個性,對研究的沉醉、瘋狂與專注,除了參與必要的工作,他會盡量自我封閉。棠哥慨嘆,原創作寫於工業革命時期,至今工業沒落,取而代之是不斷發展,「經濟、科技發展,讓人以為真的可以主宰一切,漠視大自然給予的警告,已經自作自受很多次,為何仍不醒覺呢?」

演怪物的挑戰

棠哥形容怪物是成人的軀體配初生嬰兒的頭腦,「最難演是怪物的初生的學習階段,我要重新學習如何運用自己的軀體手腳。」為了這段戲,棠哥專程跑去英國學習形體動作,更試過上完堂嘔吐大作,名副其實「排到嘔」。當怪物在短時間裡掌握大量知識,卻發現自己只是由一堆被棄置的肢體所組成,找科學家卻不被接納,種種教他失望的遭遇,令他用盡殘酷及錯誤的手段,務求獲主人的愛和關懷,棠哥自言最大挑戰是4場科學家與怪物對質拉鋸的戲,其中一場兩人罵足17分鐘,「以前演過很多劇力澎湃的戲,這幾場真的很難演,無論內心衝擊及形體,體力需求很大,尤其第一次相遇,互相角力說道理,將會演得相當辛苦。」

藝術就是不完美

兩人從事演藝工作,對藝術表演和創作自有一份執著和要求,如何面對不完美的作品?棠哥毫不猶豫答道:「藝術就是不完美!」他坦言已過了為求完美把自己逼得很辛苦的階段,他記得約10年前一次接受訪問,跟一位導演學習造蛋糕,最後步驟是以一些碎糖等裝飾蛋糕,「我隨手放了一些便讓他們拍照,師傅話曾有藝人花了很多時間設計和鋪排,於是就說『歐錦棠很藝術家,隨意看到這樣便這樣。』那次經驗提醒我,不用左計右度找到最美的角度,精挑細選也不代表最美。」Greg直言,向來都不喜歡預早設定妥當,才開始做一件事,「因為事情會慢慢改變,我給予一些,你又給我的互動交流,所以我對戲不用設定太多,當然我有角色設計或自己的想法,會搜集資料了解角色演繹的方向,喜歡當刻憑感覺演出來。」棠哥點頭並補充:「規定的情節是走不甩,但每次演繹都是在限定時間內將角色重活一次。」重複卻不致完全一樣,正是演戲的精彩所在。

令人窒息的審美觀

談到本土創意文化的發展,剛從英國回來的棠哥不無感慨,他以英國的TED Modern Museum作例,由一間廢置的工廠變成自我營運,結集不同藝團的場所,搞得有聲有色,回看香港,單是活化工廈政策的已經朝令夕改,「起初政府未有詳細計劃,便鼓勵大家投放資源,一場火(九龍灣迷你倉)便收緊一切,這是怎樣的思維?」圍著倫敦泰晤士河的千禧橋,有博物館、大劇院和古舊的教堂,棠哥不禁問道:「維港兩岸又看見甚麼?這裡對美的審視令人愈來愈窒息,例如國慶是重大日子,我不是針對政權,但每年觀塘道都插滿彩旗,真的美嗎?很老套,我們如何培養最基本的審美眼光?要看多些不同的事物,看得遠一點,不只聚焦於自己的文化,嘗試去接納別人的好東西。」Greg急不及待說:「我覺得最開心是仍覺不足,虛心去學習,欣賞人家的好和美,才有機會進步,若只看到自己,就像這個科學家,我的世界只有我和自己的創造。」

嘆不尊重文化產業

20年前,棠哥開始參演舞台劇,2010年與太太創立「劇道場」,他無奈地表示:「劇場發展很停滯,很多劇團都需要妥協,堅持了一步,下步可能要妥協,因為觀眾人數就是差不多,如何吸納更多新觀眾,正是最難的地方。」他不否認找知名度演員能增加叫座力,卻不是靈丹妙藥,「不是做一些合觀眾口味的劇目,而是我想觀眾看甚麼戲,用盡方法吸引他們入場,所以一定要做得好,觀眾才有第二次機會入場,這就是我做的事。」對劇場創作,他有所堅持,即使今次以高價買得《科學怪人》劇本版權,只能演出6場,也不敢把票價定得太高,「我心甘命抵,因為好想帶這套戲給觀眾。」近年,Greg也開始從事幕後製作及拍攝,他略帶激動地說:「香港人慣性扭開電視機便睇,好睇更會download和share,若要在香港搞個網絡電影或劇集平台,一套70分鐘的劇集,給你先看15分鐘,好睇便用5元買來看,5元落街買一串魚蛋也未必可以,香港觀眾肯不肯花5元呢?唔肯!轉頭有得download嘛!你要尊重文化產業,我們不是要賺大錢,至少可以維生,但現在連生存空間也沒有。」愛之深,責之切,Greg語重心長地說:「港人有時會自己做死自己!」

為下一代堅持

最後,前景不樂觀,兩人可會感心淡?棠哥笑言:「有點磨厲才有挑戰性!尤其是藝術文化界,要對社會有使命感,在適當的時間,要借助我們的工具,包括聲線、肢體、語言、舞台、文字等,去說一些事情,告訴社會人士目前正發生甚麼事!」Greg點頭:「盡做吧!」棠哥認真地說:「我著眼下一代,希望可以傳承給他們。」Greg續道:「其實唔忍心,下一代很無辜,我們去到這個位置、人生階段要做些事情,否則便是只為自己營營役役地過,不是生活,返工搭車供樓捱飯盒周末去狂歡……」

文:許惠敏

圖:莊振邦

髮型:Hei@Xenter

化妝:Christy Lam

服裝:carhartt、Zara Men、Reebok(王宗堯)

場地:劇道場

 

明報新聞 2017-01-04   嘲無綫食老本 王宗堯歐錦棠望合演高質港劇

【明報專訊】王宗堯影視兩邊走,早前初嘗舞台劇演出滋味,怎料一試便上癮,再次挑戰自己演出舞台劇《科學怪人﹕誰主創造》,今次拍檔是舞台劇演出經驗豐富的前輩歐錦棠,為演好角色,兩人在準備上也不敢馬虎。他們坦言對舞台劇仍充滿憧憬,相反對港劇演出意興闌珊,愛之深、恨之切,盼望有天本地的劇集製作能達至高水平,兩人有機會合演一部有質素的電視劇。

王宗堯與歐錦棠合演舞台劇《科學怪人﹕誰主創造》,是悲劇形式版本的劇目,當中包含很多衝突、對質及反映現今社會問題的元素,故演出前,確實需要加以磨練。王宗堯便選擇多日不出家門,困自己在家中自閉,專注地揣摩角色內心,他說﹕「其實過往演其他類型角色,我都會用類似的方法,要經歷這段變化找到共通點,才可以去演。上一次是首次演舞台劇,但在一齣歌舞劇中除了歌舞,學習到的東西並不多。」

Read more

王宗堯自閉揣摩角色

歐錦棠形容這劇的角色,是他入行以來最難處理的,亦因早知這齣劇難演,所以準備功課要做很多,當中除自費到英國10日,跟隨阿根廷演藝女導師學習形體動作外,就連日常生活習慣也要改變。對於王宗堯這個新拍檔,他不禁大讚對方表現專業投入角色,態度已決定一切,實在令他喜出望外 。

兩人曾拍過不少電視劇,可惜一直未有合作機會,今次合作之後會否延續到劇集上?他們立即耍手擰頭,直言對現今劇集製作不敢恭維,尤其是對無綫經常將受歡迎的經典舊劇翻拍的做法十分反感,歐錦棠直斥道﹕「香港最叻是食老本,然後用到爛為止,其實一早已知這樣不健康,早有研究食隔夜餸會生癌 ,為何仍不停逼人食呢?我不敢講香港沒大製作,如像美劇般大製作我不介意去演,看看是否真的遇到好劇本再算吧!」

歐錦棠離巢不吃回頭草

歐錦棠坦言已趨向不想拍劇,因拍了那麼多年愈來愈不慣,團火也熄了,離開無綫4年,清楚不適合自己才走,走得便不會回去。王宗堯則表示對優質平台電視製作仍有憧憬,可惜HKTV只能持續9個月,時間太短了,現唯有寄望如王維基所言,4月媒體中心開幕會再有製作。

王宗堯 化妝﹕Fiona To  髮型﹕Kenki@Private i salon  服裝﹕Chocolate

記者﹕林祖傑

 

都市日報 2017-01-06 走出角色 歐錦棠 王宗堯

演員每接一部電視劇、一套電影、一齣舞台劇,都好像是經歷了不同的人生。為投入角色,甚至會放入自己的真實情感,雖然這樣可以演活角色,但隨之而來的風險便是令演員難以抽離,就算是好戲之人的歐錦棠和王宗堯亦同樣面臨過此問題,幸而他們都能成功走出角色!

歐錦棠和王宗堯曾在香港電台的單元劇《獅子山下2015》合作過,這次兩人再度攜手演出經典舞台劇《科學怪人:誰主創造》,內容講述由王宗堯飾演的科學家,創造了由歐錦棠飾演的「怪人」後,遭到一連串的不幸。歐錦棠透露「怪人」的誕生,就像人類的初生嬰兒一樣,要由動彈不得演繹至識行識走,所以他特別飛到倫

Read more

敦學習形體動作,過程亦非常辛苦,「好記得我第一堂學完,第一件事就係衝入廁所嘔,我好多年冇試過!」

台上甩轆

除了遠赴倫敦上堂外,歐錦棠還要為角色化上特技妝容,而化妝師則是他的老婆萬斯敏一手包辦,「因為佢喺英國讀特技化妝,佢話收山㗎啦,係為咗呢套戲重出江湖咋!」歐錦棠低調放閃笑說。其實今年是歐錦棠踏入舞台劇的20周年的大日子,但他直言沒有因而感到有壓力,不過經驗老到的他也曾試過在台上出現小狀況,「未至於甩轆嘅,試過同一位女性萬人迷同台演出,佢講完句對白輪到我講嘢時,佢班忠粉大嗌『某某某,好嘢!』所以我都窒咗一窒,要重複講番句對白!」至於尚算舞台劇初哥的王宗堯亦說:「試過畀道具而受到影響,有次舞台劇表演有水要用遮,但製作上有啲位唔好,跳跳下隻鞋會甩踭,把遮又會甩柄,嗰吓真係好嬲!」

抽離角色

雖然外在因素未必能及時控制,但歐錦棠與王宗堯只好努力排練做好自己,歐錦棠表示「怪人」一角比較單一較易演繹,相反,王宗堯的角色更為複雜,甚至要引用自身的陰暗面演活角色,他坦言這是有一定的危險成分,擔心對方抽離不到,身旁的王宗堯即笑謂:「我個人有少少變態,哈哈!我係幾Enjoy有機會去過一啲唔同生活,但我會抽得返出嚟嘅,拍完之後會休息一下,做其他嘢轉變個環境。」不過歐錦棠則指,他於97年拍攝電視劇《我來自潮州》時,曾試過困在角色中約半年時間,「因為個角色同我好似,同埋裏面有條愛情線,當時內心嘅感情仲留咗喺女演員所演嗰個角色度。」幸好,歐錦棠最後用時間慢慢成功走出角色。

撰文:林依炫|攝影:Allen|美術:Ronnie Cheung

服裝:carhartt/MaisonKitsune(王宗堯)|鞋:Reebok(王宗堯)

化妝:Christy Lam(王宗堯)|髮型:Hei@Xenter(王宗堯)

綵排探班

明報新聞 2016-12-21 孖王宗堯對打 歐錦棠險被「拆祠堂」

【明報專訊】王宗堯與歐錦棠將於明年1月合作演出舞台劇《科學怪人:誰主創造》,兩人前晚排練一場激烈爭執對打戲七情上面,拳來腳往互推撞兼打到跌地。綵排後,王宗堯稱打鬥戲全程約17分鐘,為求迫真沒預備護膝護墊;歐錦棠則搞笑

Read more

稱被對方插背、打心口及險「拆祠堂(傷下體)」。本身是空手道黑帶的歐錦棠,懂得教王宗堯技巧,演打架戲時識就位免弄傷,卻又同時令動作流暢。

歐錦棠太太萬斯敏於劇中演王宗堯太太,雙方還有親嘴戲,歐錦棠認為不會尷尬:「做戲吧,不會尷尬。劇中我不滿Greg(王宗堯),所以要強姦他的太太,即是我要搞自己老婆,真是因果報應!我們對打要17分鐘,又不是拍鹹片,強姦只是象徵式求戲劇效果,可能得7秒!當然是拍打場面較辛苦。」

記者:林蘊兒

東方日報 2016-12-21 王宗堯拆歐錦棠祠堂

藝人王宗堯及歐錦棠前晚為下月初公演六場的舞台劇《科學怪人》排練,「博士」宗堯及「科學怪人」歐錦棠上演嗌交戲,宗堯多次被摔落地,更每次都真跌,問到捱打是否很辛苦?歐錦棠笑住搶答:「你咁講唔公道喎!睇唔睇到佢踢我,想拆我祠堂呀!」兩人指戲中有四場對手戲,每場都辛苦,前晚排練的是體力最爆的一場,足足鬧足17分鐘!

歐錦棠更驚爆宗堯會咀他的老婆萬斯敏:「戲入面我老婆演佢老婆,我唔滿意佢,最後姦咗佢老婆,其實即係搞番自己老婆,好複雜!(拍姦戲難啲,定打戲難啲?)梗係打啦!有17分鐘!姦戲係象徵式帶過,我係最快嘅男人,得7秒!」

 

 

都市日報 2016-12-21 歐錦棠險被王宗堯拆祠堂

歐錦棠和王宗堯為明年初公演的舞台劇《科學怪人:誰主創造》綵排,兩人上演鬧交打鬥戲,互相推對方落地,非常肉緊!事後歐錦棠接受訪問時笑言:「佢頭先想拆我祠堂,又打我背脊同心口!」歐錦棠本身是空手道黑帶,問王宗堯驚唔驚?他說:「一啲都唔驚,就係因為佢係黑帶,所以識得就力,反而自己唔識。」劇中萬斯敏飾演王宗堯老婆,仲會有咀戲,萬斯敏老公歐錦棠笑謂:「戲入面我老婆係演佢老婆,我唔滿意佢,最後姦咗佢老婆,其實即係搞番自己老婆,好複雜!」

 

蘋果日報 2016-12-21 宗堯阿棠肉緊互毆

王宗堯、歐錦棠前晚在上環綵排下月6日開始公演的舞台劇《科學怪人:誰主創造》,飾演博士的宗堯跟演科學怪人的阿棠,將會有四場對手戲,其中更有幕長達十七分鐘的糾纏場面,二人綵排一場打鬥戲時相當認真,宗堯將阿棠推跌落地時,順勢一腳時更差點踢中阿棠的下體,幸好有張椅擋隔,阿棠受訪時笑說:「佢頭先拆我祠堂,又揼我背脊心口。」
戲中宗堯和阿棠的太太萬斯敏飾演夫婦,反而真老公阿棠卻有場要強姦萬斯敏的場面,阿棠說:「搞番自己個老婆,姦都係象徵式,我哋又唔係拍喊戲。」他更踢爆老婆和宗堯有場咀嘴戲,宗堯即說:「我唔會尷尬。」
採訪、攝影:黃曉妍

 

 

歐錦棠英國學藝

頭條日報 2017-01-03 為演「怪人」瞓晒身 歐錦棠飛英國學藝

歐錦棠創立的劇團「劇道場」將首度演出舞台劇《科學怪人》,為了取得該劇版權,阿棠早在去年初已接觸,依然花了大半年時間才順利完成,阿棠解釋,「始終要透過中間人,來來往往比較繁複,但有機會都想搞一啲大啲嘅製作,經典嘅劇目,所以麻煩啲都值得。」

難得取得版權,身為男主角的阿棠當然要瞓身演出,為了演繹「科學怪人」更神似,寧願從新學起去上堂,「『科學怪人』啱啱有生命時,佢仲未識得控制自己嘅身體,就好似BB仔咁,要慢慢學企同學行,呢一幕有成7分鐘咁長,想做得好啲我就飛咗去英國,搵戲劇專家幫手去學習形體動作,而呢場係要不停咁跌,真係好花體力㗎!」

Read more

除體力上,阿棠覺得演出還有另一難處,「大家都知『科學怪人』最初唔係好識得講嘢,要冇乜對白下去表現,當然又有另一個難度,所以今次真係幾考功夫㗎!正因為太多嘢要兼顧,今次我會放手唔做導演,專心做演員。」

採訪:杜淑霞

明報 2016-12-06 歐錦棠操練操到嘔

【明報專訊】歐錦棠與王宗堯合演的舞台劇《科學怪人》將於明年1月6日公演。阿棠在劇中要演繹一段科學怪人誕生後,由一堆肉進化成人的7分鐘過程,他自費到英國10日,跟一位阿根廷演藝女導師學習形體動作。他共上4堂,每次3小時,首日見面老師了解他的體能與靈活性;翌日正式學戲,他說一世難忘,連續3小時操練,他上完堂便衝入廁所嘔。他說:「好耐未試過練嘢練到嘔,跟體能無關,是精神負荷很重。」阿棠在英國除了上堂,便是跑步、健身,他練到一身肌肉,做爆肌男很霸氣。

王宗堯稱阿棠在7分鐘表達有意識、學唞氣、肌肉發展到企起身,觀眾會覺得他很犀利,很震撼!至於他要用自己的方式將作品呈現,就是用「攞命搏」精神。

 

 

 

 

 

 

 

蘋果日報 2016-12-06王宗堯讚阿棠唔食老本

王宗堯和歐錦棠主演的舞台劇《科學怪人》下月6日公演,飾演科學怪人的阿棠早前自費到英國10天,跟隨阿根廷演藝女導師學習形體動作,上堂以外的時間就跑步及健身,他說:「一世難忘,老師鍾意一氣呵成,未試過上完第一堂,要即刻標入廁所嘔。」

Read more

對於阿棠的付出,王宗堯連聲讚嘆:「棠哥認為我哋必須用自己嘅方式將作品呈現,棠哥係好有經驗嘅演員,去到呢個年紀依然堅守信念,唔食老本,所以佢搵我合作真係好開心。知道佢好辛苦操弗自己,又幫緊杜汶澤嘅戲,依然落咁多心機特登學一個形體,非常了不起。」 撰文:葉綠悠

觀眾觀後感

Facebook︰Harry 舞台劇觀後隨想 17 Jan 2017

劇道場《科學怪人:誰主創造》  導演兼舞台設計是余振球,一連數週他都是 RTHK2 「劇場道」嘉賓,他說早年搞舞台設計限制較少,創意無限,聽來趣味無窮,尤其是「劇場空間」創團作品《鐵達亂尼號》,拆掉全部座位,換上碌架床及雙、單人床,讓觀…

Posted by Harry's 舞台劇《觀後隨想》集 on Tuesday, January 17, 2017

導演兼舞台設計是余振球,一連數週他都是 RTHK2 「劇場道」嘉賓,他說早年搞舞台設計限制較少,創意無限,聽來趣味無窮,尤其是「劇場空間」創團作品《鐵達亂尼號》,拆掉全部座位,換上碌架床及雙、單人床,讓觀眾如身在郵輪,自嘆當年走寶,幸好也看過文化中心戶外、以維港作真佈景的《夢斷維港》 West Side Story,還記得歐錦棠演「大佬棠」,正是 Russ Tamblyn 演的 Riff。《科學怪人》舞台設計雖然沒有很前衛的嘗試,但配合得好,視像幕適當運用而不濫用,兩邊簡單的懸空鐵架也用得妙,兩場「特技」(火燭、最後實驗)實而不誇。好!
開場好吸引!在沉鬱而帶點詭異的 “Boom, boom”(原著詞) 鼓聲中,舞台最近和最遠之處,分别出現兩個人型,一爬在地上前後移動,一從高處沿帶下來,還加上現場豎琴伴奏(歐愷綸)。
有深度的怪物的性格,彷彿從鐘樓駝俠 Hunchback of Notre Dame 演化到歌場魅影 Phantom of the Opera,這三個西方故事的人物的共通點,是展現了人類「以貌取人」的缺點,還有 The Elephant Man ,訴說了本性善良而被世界遺棄的人物的孤寂和悲哀,正就是梁羽生《雲海玉弓緣》中的「毒手瘋丐金世遺」。但 Nick Dear 筆下「怪物」尚不只如此,進化過程中,從孩子般的天真至飽受煎熬,有思想的成人,甚至是有學識之士,但智慧越高,人性的黑暗面也越踩越深,最後驚天一變,走向極端。相對的一角維德,反映了從古至今科學家的迷思:科學是拯救還是毀滅人類,人可不可以 play God 等等。
歐錦棠演「受造物」,外形和內心都拿揑精準;萬斯敏的角色初看似沒大發揮,看下去漸現其重要性,是代表善良的符號,她演來絕對入角;高繼祥演與世無爭的盲老者,卻機緣巧合成了「受造物」的啟蒙老師,每次說到他,都忍不住一提:他是我1994 年回流後笫一個見到在舞台上的演員(懷爾德的《小城風光》) 。從來對「明星」踏台板有存疑,看過的很多,喜出望外、OK 收貨、不忍卒睹都有,男神王宗堯的維德演得很不錯,第一、二類之間。其餘演員都有很好的表現。更高興的是觀眾席中沒有以為自己坐在家看電視之輩,香港舞台劇觀眾水準日高,可喜可賀。

Facebook︰蘇蘇 11 Jan 2017

上星期看完香港劇道場由萬斯敏翻譯、余振球導演的舞台劇《科學怪人。誰主創造》,先謝謝香港劇道場的邀請!
蘇蘇終於明白為什麼在星期六只有晚上場,而沒有下午場,原來在每一場演出當中,演員們都需要很多體力上的消耗,特別是飾演科學怪人的棠哥歐錦棠,看過之後,他給我很深感受。
天才青年科學家運用自己的天資創造出來的科學怪人,以為失敗所以棄之,殊不知原本善良的科學怪人流連於塵世俗流,因相貌異品遭到歧視變得偏激、憤世嫉俗,從善到惡就是不用一個世紀的事。
歐錦棠飾演的科學怪人,從開始手腳不協調到身手敏捷,過程漸進說服力高,相信他一定下了不少苦功。

Facebook︰Cat 15 Jan 2017

在〈科技.創造.生命〉的座談會上,貓貓最深刻是何建宗教授其中的一句話:「垃圾,是放錯地方的資源。」於是我便想到其實「怪人」的誕生是否一定會成為悲劇?如果「他」成長在一個有愛和包容的地方,「他」的命運是否會有所不同?

可惜⋯人多數是習慣用眼睛看那些所謂的真相,以外表評定他人的好與壞,而「怪人」(歐錦棠飾)自「創造」出生以來,首先被創造者維德(王宗堯飾)所遺棄,然後一直不停遭受別人的攻擊傷害,因此「他」第一句學會清晰的說話是:「打死你!」「死開!」

「他」曾經懷有童真善良的心,他會為陽光灑在身上的溫暖而微笑,會為天空中飛翔的小鳥而雀躍。

而當「他」遇到失明的老伯特賴西(高繼祥飾)時,「怪人」首次感受到被接受、被關懷的感覺。因為特賴西是用「心」去感受「怪人」的真和善良。雖然「他」有特賴西的愛護,但當特賴西請「怪人」形容天上的月亮時,「他」茫然輕聲地說:「孤獨」「傷心」⋯

「怪人」渴望被愛和接納,但因為外表的醜陋令「他」自卑,「他」只敢偷偷地躲在角落偷望艾嘉莎(張嘉穎飾)和菲力斯(施瑋延飾),靜靜地幫他們清理農地和預備食物。

「怪人」用行動表達的善意,卻因外表而被誤會嫌棄,最終「他」從人的身上學會了仇恨和報復。

「他」為了要找到維德,希望他為「他」創造一位「伴侶」,「他」傷害可愛的威廉(魏知衡飾)以達到目的。「他」為了報復維德沒有遵守承諾,「他」傷害憐憫「他」的伊莉沙白(萬斯敏飾)。「他」面對維德的質問時,「他」悲傷地大喊:「我沒有要求你創造我出來!」

就是因為人的驕傲自滿,自以為可以凌駕一切的維德,結果讓自己墮入黑暗的深淵,被自己的「創造物」糾纏一生。

最令貓貓感到觸動涙流的一幕,就是「怪人」以為維德已經死去,「他」擁抱著他悲喊説:「我做這麼多事情,只是想你會愛我!」這是多麼的悲涼諷刺喔!

如果⋯維德有深思過才去做,又或是他能承擔責任,面對自己,或許⋯

Facebook︰朱佩君 14 Jan 2017

科學怪人的殘忍全來自他與生俱來的悲慘及孤獨,感到對他既憐愛又可恨。棠哥傾力演出令人拍案叫絕,肢體動作的演繹完全超乎想像,令人震驚! 期待下次再看「劇道場」的演出

Facebook︰Suzanne Li 8 Jan 2017

從劇道場創團至今, 看了其不少作品, 這套劇絕對是成熟之作. 元素之豐富令人驚喜. 怎能不讚賞形態的創作, 一幕幕美感展現, 一個龐大身軀的扭曲, 感覺沉重但又潛伏一種柔軟度. 尤其一幕, 博士與科學怪人互相用手指住對方, 突然聯想到西斯廷的米開朗基羅的名畫, 好震撼.

全劇充滿一份魅惑的張力, 創造與死亡, 善良與憤恨, 甚至男性與女性思維, 看起來有攝入心弦. 好喜歡博士設計第二個受造物的背景及燈光, 想像了一包包的鹽水吊在半空. 好華麗又形象化. 另一場是科學怪人拿火把執仇的一幕, 也是令人毛骨悚然的. 劇中加插現場豎琴伴奏, 引導情感的投入!

絕對是超水準之作! 看到劇道場的成果, 好感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