宮本武藏 Miyamoto Musashi

Posted by on Aug 16, 2013 in 劇院演出 |

演出詳情劇照宣傳活動劇評/觀後感言

宮本武藏

取材自吉川英治不朽巨著

洪爐千百煉,爛鐵成堅鋼!
天堂抑地獄,全在於一念!
一個由躝癱變成劍聖的歷史傳奇故事

演出資料

演出地點:香港文化中心 劇場
演出日期:2013年8月16-18日   20:00
2013年8月17、18日 15:00
票價 :$240、$200

製作人員

特邀演出:    倉田保昭
導演/ 舞台設計:余振球
編劇/ 演員:  歐錦棠
監製/ 演員:  萬斯敏
主要演員:    李潤祺、鄭至芝、周家輝、梁翠珊、魏沛林
其他演員:    施瑋延、陳景鴻
燈光設計:   鄧煒培
音響設計:   李馬弟
服裝及形象設計:梁健棠
平面設計:   Jacky So
舞台監督:   洪雅林
助理舞台監督: 陳偉兒
票務:     郭慕純、程雪喬

*主辦機構保留節目取消、更改、退票及更換演員之權利。

*本演出純屬虛構,與任何個人或團體無關。

全力支持及版權提供日本劇團若獅子

劇道場 X 麺屋武蔵「宮本武蔵」舞台劇記者招待會

日期:  2013年8 月6日 (星期二)

時間:   下午3:00至4:30

(招待時段: 下午3:00 至 3:30、活動時段: 下午3:30 至 4:30)

地點:   麵屋武蔵 虎洞 九龍尖沙咀海港城海運大廈3樓LCX31號舖

 

 

明報 2013-08-10

舞台劇《宮本武藏》開記者會,歐錦棠透露本來導演要求他全裸演出,但他接受不來,改為穿兜襠褲上陣,太太萬斯敏為他準備好瘦身餐單,一星期瘦了瘦了十磅,姊妹們都想知道箇中秘訣。

 

 

 

 

 

 

 

蘋果日報 2013-08-07 歐錦棠籲放過林老師

歐錦棠同老婆萬斯敏噚日喺尖沙嘴出席舞台劇《宮本武藏》記者會,佢話原本導演要求佢全裸演出沖涼打戲,但怕觀眾反胃,會着類似T-back嘅日本襠布。提到林慧思老師爆粗鬧警察,搞到兩大陣營對罵,阿棠話林老師已道歉應告一段落:「我冇話幫邊一面,不過個爆炸點已經好近,係佔領中環嘅預演,我可以寫包單,佔中冇咁好彩。」

 

 

 

 

星島日報 2013-08-07 歐錦棠拒露股演舞台劇

歐錦棠與太太萬斯敏、李潤祺、鄭至芝於本月中演出舞台劇《宮本武藏 》,一眾演員昨穿上日本戲服宣傳。飾演宮本武藏的歐錦棠,表示買了該劇版權7年終上映,感到高興,他坦言票房很好,並獲藝術中心及商業贊助,但戲服和道具全由日本訂購,成本不少,要蝕幾萬元收場,但能完成心願,蝕錢也值得。他透露戲中幾乎全裸露股,「導演要求我沖涼全裸有打戲,但我不能接受,會覑兜襠褲。」文、圖:鄺幸瑜

 

明報 2013-08-07 歐錦棠指林老師事件應完結

【明報專訊】歐錦棠與太太萬斯敏昨日出席舞台劇《宮本武藏》記者會,由於舞台、服裝和道具費用龐大,即使場場爆滿,歐錦棠也要蝕數萬元。「為還心願,沒有所謂,我與李潤祺在劇中有近乎全裸的演出。」

Read more

對於聲援林老師與支持警方執法的市民,日前在旺角行人專用區發生身體碰撞一事,歐錦棠說:「林老師已道歉,事情應告一段落,但這件事讓我要提醒自己,藝人收工後仍是藝人,言行要小心,老師亦然。」他覺得今次事件接近爆炸點,是佔領中環的預演。「我可以寫包單,佔領中環不會有這麼好彩。」記者:柯美

 

經濟日報 2013-07-31 歐錦棠專心 演繹武者仁心

歐錦棠在下月公演的舞台劇《宮本武藏》,既主演並任編劇。宮本武藏這人物自令人聯想到武士道,甚至或有人上綱至軍國主義,但這劇非但不是宣揚以武力壓人,反之是關於仁愛、謙卑、自省的慈悲之作。「無論人或國家,如沒憐憫之心,再強也只是頭野獸而已。」歐錦棠說。

舞台劇《宮本武藏》根據吉川英治所著的同名小說改編,今次演出以武藏與好友又八為名成利就而投軍,可是遇重重挫折,更成被唾棄的失敗者為劇情,

Read more

歐錦棠說:「用現代用語,最初的武藏是邊青,又八是廢青,這與現代年輕人類似,雄心壯志投身社會,但問他們想做什麼,卻說不出具體,或大多答想發達,買豪宅。人生追求的是否就只為名成利就?武藏當初只為名利〝結果一敗塗地,這劇就是講武藏由邊青變成有為的人之轉捩點。」

初中成原著粉絲

歐錦棠自初中看過吉川英治的《宮本武藏》後,便成忠實粉絲,他說:「其情節架構、人物關係、決鬥場面固然吸引,但重要是它對仁義的詮釋,書中武藏最初只是不斷想鍛練得更強,但後來受到訓練,有人點化武藏說他最大的弱點就是強,武藏質疑:「難道要變回弱?」對方答沒錯。但所指的變弱,是並非只為度勝﹛須同時抱謙卑、仁愛之心,追求本身的卓越也要為社會大眾服務,特別是對基層。這是武俠小說少見,是了不起的詮釋。」

他不時重看、思考書中內容外,甚至將某些段落抄落在自製書籤上,以作警醒:「比如,日本的城堡用石牆造地基,而石牆由大石砌成,書中說有很多優質大石都用不上,因有很多凌角,須花大量的工夫去除才可嵌入可牆。所以再靚的石都只能放在一旁,變成無用。人在社會也一樣,如不去除凌角,就算有多大的本事、更份,但不能融入社會、人群,也是徙然。」

沒憐憫只是野獸

這劇邀請了著名武打明星兼武術家倉田保昭助陣,飾演晚年的宮本武藏,雖然他懂粵語,但在劇中會說日語,歐錦棠說:「因這始終是齣日本戲,而此劇從晚年武藏寫《五輪書》時回憶過去講起,扮演年輕武藏的我與倉田先生同台,他唸出日語台詞時,我用粵語再唸一次。這劇用側寫,從其中人物角度去講武藏。」

而以歐錦棠的角度,他認為武藏是一個忠於自己,自信而謙卑,對人特別是低下層有仁愛的人,他說:「原著的主旨就是不論在任何情況,都須認真地對待自己的生命,從而解決所以困難,這就是宮本武藏的精神。武士道精神就是做好自己,我為何至今仍不斷鍛練空手道?就是想自己做好些,不斷地修行,是為了令體質與品格更好。武士道就是對社會盡責,當每個人都做好自己,社會,國家便會好。寫這劇本,想表達兩件事,第一,任何人願意改過,就可以有第二次機會;第二,無論人或國家,如果沒有憐憫之心,再強也只是不過是頭野獸,而所講的憐憫心就是仁愛。」

撰文: 鄧龍傑 欄名: 星閃閃

 

東方日報 2013-08-09 歐錦棠蝕本搞舞台劇

歐錦棠與太太萬斯敏將演出講述日本江戶時代著名劍術家、兵法家及藝術家宮本武藏生平事迹的同名舞台劇,阿棠稱這次演出即使明知滿座也冇錢賺,但為圓這個多年心願亦在所不惜,

Read more

由道具、戲服到音響、燈光,務求做到最好,阿棠笑言買道具都買窮,他說:「我同日本傾《宮本武藏》版權傾咗八年,我哋專誠請導師教演員日本禮儀,香港女仔扮日本人如果暴露咗港女feel就死得!好高興搵到女主角鄭至芝參演,否則做唔成。」

阿棠又鳴謝日本演員倉田保昭助拳,他說:「倉田好鍾意宮本武藏,有次傾開,我同佢講我讀書時已睇吉川英治寫嘅《宮本武藏》,今次攞到版權搞舞台劇,當然搵倉田出山!」萬斯敏聞言取笑阿棠喜歡宮本武藏比喜歡她更甚。舞台經驗豐富的鄭至芝指演出時阿棠會「日本化」到下身只包着猶如T-back的布演出,長時間跪着演戲的她,被迫「舉頭望明月」。

 

成報 2013-08-07 歐錦棠「兜襠褲」出浴打鬥

歐錦棠昨日出席記者會,為將於本月中上演的舞台劇《宮本武藏》宣傳,其妻萬斯敏、鄭至芝箕李潤資亦現身。提到此劇是阿棠創立的「創道場」第四個舞台劇,更是首次於日本以外地方演繹此日本傳統故事。

阿棠指七年前已得到劇本的版權,現在終於能夠開演一圓心願,因為所有道具、服裝均於日本運到香港,製作費高昂,阿棠揚言即使爆滿也會蝕錢:「藝術發展局與商店都有贊助,我也有自投資金,但預計都會蝕數萬元。」其後他自爆當中有一場戲導演要求他全裸上陣,但奈何他接受不了:「那場戲說我洗澡途中要出來打鬥,我最後決定穿『兜襠褲』上陣,背面全裸會露股。」所以他近日也在收身,亦很感謝老婆四處為他找尋減肥配方。

一向關注時事的他提到林慧思老師爆粗鬧警察一身,阿棠指林老師已經道歉,事情應告一段落,但身為藝人,任何時候也要警惕自己言行:「社會上有很多不公平不公義的地方,事件已經深化了警方與市民的矛盾,是佔領中環的預演。」提到黃秋生爆粗幫林老師,阿棠笑言秋生經常爆粗,但覺警務人員工作壓力也很大,希望可以公平執法。

 

 

 

 

 

 

 

 

 

 

 

頭條日報  2013-08-07 歐錦棠蝕錢演舞台劇圓夢

歐錦棠與太太萬斯敏、李潤祺、鄭至芝,昨日齊齊以和服造型宣傳舞台劇《宮本武藏》,眾人更即場品嚐日本拉麵(小圖)。

飾演日本劍術家宮本武藏的歐錦棠坦言,購入該劇版權七年終搬上舞台,感到特別高興。他透露票房反應理想,雖已獲藝術中心及商業贊助,由於戲服和道具均由日本訂購,故成本不輕,最終仍要虧蝕數萬元。歐錦棠笑言能達成心願,蝕錢也值得。本來導演安排歐錦棠全裸演出,但遭他拒絕,「導演要求我沖涼全裸及有打戲,但我不能接受,會着兜襠褲。」

 

 

Timable Monthly  July-2013

 

 

 

 

 

 

 

 

 

壹周刊 專訪 2013-08-08 香港崩壞 歐錦棠

政府大球場變成政府大農場,令香港淪為國際笑話。歌手王宛之在社交網站發問:「點解塊草皮咁爛?」不過看圖識字,但網民群起攻之。起始點,無非是王宛之曾經在社交網站留言一句「討厭政治」。

所以,我甚少在社交網站發表意見,尤其對同事對朋友對情人批評,更加不敢,怕被揭發怕被引伸怕被曲解怕被記仇。我不似歐錦棠敢言。

歐錦棠喜愛月旦政事,從不避忌用攻擊性語句表達對當權者厭惡。「政府在生活中,無論你怎樣躲避,你都已經參與了。」快踏入五十而知天命,對香港,無比灰心。「六十年代,暴動,氣氛也未似現在絕望。市民日日比一班友仔折磨。」

梁振英喜歡採用四字詞語作口號,這個下午,歐錦棠也一口氣說了四個:「荒謬絕望,一塌糊塗,死氣沉沉,前所未見。」香港正在一塊一塊地崩壞。

歐錦棠是孻子,對上的兄長已經帶自己八年,不投契也應分。灣仔街市長大,龍蛇混雜,不獲授權當街童,只好做一個責罵。「我自小喜歡獨處,看看書,聽聽唱片,尤其愛閱報。作文課, 最愛模仿專欄怪論,對時事冷嘲熱諷, 指桑罵槐,就覺得特別過癮。

「跟我現在做的,其實,沒有分別。」歐錦棠說,看見不公義,便想發表一下,連評論也談不上,純粹自娛,有沒有觀眾不打緊,遑論有意從政。「政客要接觸市民大眾,要有政治智慧,良好的情緒智商。我不擅長跟人打交道,咁可能再政圈打滾?

Read more

「我又不是梁振英。」歐錦棠說得很清楚,他不過喜歡冷嘲熱諷。

越來越多人為自身利益選擇沉默,歐錦棠仗義執言,頭頂自然多了光環。

我忽然想起另一位「人民英雄」杜汶澤。杜汶澤常說有壓力被勸止收聲,然後,他打着港人旗號在電影中大賣粵語粗口。歐錦棠的最新作品,是舞台劇《宮本武藏》。

「有沒有壓力?有過一齣電影,找我演一個戲份頗重的角色。度好期,做齊預備工作;埋門一腳,製作人千萬悔疚地通知我:「大老闆臨時安插了另一個演員作替代。」與我的留言有沒有關係?跟陳茂波有沒有囤地一樣,係無實質證據證實到,但你會估到。」

反正不可能北上巡迴,難怪歐錦棠撰寫的舞台劇劇本,主角是日本江戶時代的武士,而不是岳飛或者關雲長。「北上?我經歷過啦,上夜場唱三首歌,袋幾萬,唱得唔好,唱唱吓去玩遊戲,更好。

「係咪一定要賺這些easy money?班人在台下劈酒隊嘢,烏煙瘴氣,點解要我在這種地方求存?」 杜汶澤說希望自己盡快搵夠然後可以為所欲為,歐錦棠說自己已經搵夠。「想要什麼樣的生活?怎樣為之足夠?我很清楚!

「對,如果進取一點,境界可能會更加闊,分分鐘一架旅遊巴北上兩年,賺夠退休。但一定要犧牲,一定要面對更多不願面對的事實。

「國內大部份觀眾不懂得尊重藝術,只為求娛樂。求娛樂的話,不要找我。」

一個拍攝香港電視劇的演員,說自己不提供娛樂,有點似一個《壹週刊》記者,說自己不八卦。

歐錦棠亞視出身,因為嫌演藝學院要讀四年需時太久,又嫌無綫電視人才濟濟競爭太大,如果選擇亞視的藝員訓練班。「那時,林百欣剛入主,力捧新人,有萬綺雯有翁虹有吳毅將,好像幾有前途。」

果然有前途,一入行已經當主角,巔峰時拍攝《我來自潮洲》。「呢齣劇,我食到今日。聽講大陸好多老闆,𡃁仔時都係睇《我來自潮洲》受鼓舞。到發達了,便找我拍廣告,依然係叫我唱首主題曲。」

亞視往後不斷沉淪,老闆換完又玩,《我來自潮洲》另一主角劉錫賢留守抗戰,歐錦棠早早心灰意冷。輾轉加入無線,比田蕊妮、江美儀、陳展鵬、萬綺雯等亞視人早得多,發展卻遠有不及。

「電視台是一個鬥長命鬥死唔去的地方,例如蘇基(古明華),等到底總有可能遇到一次半次機會。

「TVB對我來說是打一份工。打好一份工不容易呀,我是一個演員,演員的職責就是為製作服務。我好討厭部分同事,經常覺得委屈,覺得劇本不濟,被安排的對白唔係人講。唔係人講?你要記住,你是演員,你不是人。除非你有本事改變到整個製作模式。你,得唔得?」

歐錦棠說,他接受現實。現實就是工作不過生活其中一部份,不應該完全聚焦,好應該留有後著。「我在二千年加入無線,同一年,開始搞舞台劇。舞台,絕對緊要個電視台好多好多。」

將歐錦棠這種工作態度,就不會持菜刀追斬同事。同事才可能想追斬歐錦棠。

自言不擅交際。「同事約去飯堂飲杯凍奶茶,我會唔想浪費時間。無聊時,企埋一邊吹幾分鐘水還可以,但不要約我唱K或者BBQ。

「我跟其他人永遠保持一段距離。」日日黑面,應該走去茶餐廳當侍應吧,走去演戲?「演戲,好像面對成千上萬的觀眾,演員其實看不見。不過要接觸所謂的對手,到後來,你會發現,對手根本不會與你交流,你的戲只不過與自己演。所以寂寞的人最適合當演員。

「我太自私。我不理會人,不溝通,不容許別人進入自己的世界,覺得無傷害他人已經是一種關懷。太太以前常問我:「既然身邊的人毫無意義,你為何還要拍拖?還要結婚?」我無言以對,所以結婚後一年便出事,無法忍受兩個人一齊生活。」

歐錦棠與太太其後分居三年,最後復合。信了交,學懂感恩,但本性依舊,依然偶爾會希望一個人去旅遊。最近,兩夫妻卻同時興起移民的念頭。

「在香港,無力感太重。大家一齊落地獄還好,但有些人居然有勢力召喚一班人撐自己,再打壓其他反對聲音,製造真正的混亂,這才是最大的恐怖。一個升斗市民,究竟還可以做什麼?香港,究竟還適不適合我們居住?」

林老師,歐錦棠在曲線撐你。

唐山大兄

歐錦棠是著名李小龍迷,緣起於童年時代住所附近專播鹹片的國泰戲院,上映《唐山大兄》,居然引來正人居子也入場,全場滿座,人人看得熱血沸騰,手舞足蹈。他最記得劇情講述李小龍遵從母訓,以玉佩為封印,不可動武。直到玉珮碎落,終於忍無可忍,連環三腳打個痛快,他看得狂拍手。

「那個年代,殖民地,香港人俾鬼佬欺負,被壓抑得太久,就要找個宣洩點來釋放。現在一模一樣。不過,鬼佬變成自己人囉。」

歐錦棠說,大家看他的發言,看得興高采烈,正正因為覺得有個唐山大兄在替自己發聲。「千萬不要對我有期望,我發聲從來只為自己。」1971年,唐山大兄可以化身陳真打鬼佬打日本仔怒毀東亞病夫牌匾。但當發現最大的敵人原來是那隊東亞病夫,李小龍還可以踢什麼?

撰文:方俊傑 攝影:譚俊軒 設計:楊尤青 插圖:祝健中

Milk Magazine 專訪 Aug-2013

歐錦棠 武藏的覺悟

「這計劃,在我心中,已很多年。」阿棠(歐錦棠)說,「但要實行,絕對不容易,因為,我對這計劃的所有細節要求都很高。」阿棠說的,是要將宮本武藏搬上舞台。「有關宮本武藏的小說、電影和漫畫,我都看過,但老實說,不管其他媒介的創作是好是壞,在我心目中,早已有為這件是規劃的藍圖,問題是,什麼時候我才可以用最好的配套和最好的演員陣容來實現我的夢想。」那麼,現在是最好的時候嗎?阿棠說,往現實一點一點看,是沒有最好或最壞的時候:「以我能夠找來余振球做導演,還有李潤祺、魏沛林、鄭至芝等這些最優秀的演員在陣,我覺得是最好的。還有,我跟倉田保昭先生說過這個計劃他一口就答應了,我沒有什麼好再要求了。」阿棠說過,以前不同的有關宮本武藏的創作,他也覺得未能作為最完全的藍本,「我對這人物和故事已有很深厚的認識,所以,我認為,我不需要用誰的創

Read more

作為這次《宮本武藏》的,而我跟日本劇團若獅子的合作,先是我看過他們的演出,其次,就是跟他們配合下我可以在版權的問題上放鬆一些。」除了是阿棠的夢想計劃之外,他對日本文化的深入了解也是絕對的優勢:「可以這樣說,正確的禮儀、用的刀、怎樣把對白好好地轉換到廣東話的層面上,可以說是我的強項吧?但我在這創作上最想呈現的,就是在一個短短的跨度上,讓香港的觀眾在舞台上看到武藏的覺悟。」機不可失,務請大家多多支持!

 

信報〈戲上心頭〉-鄧蘭 2013-09-23

日本劍聖現香港舞台

近年香港話劇界十分蓬勃,大小劇團林立,各有特色和方向。原創與改編劇互相輝映,大小劇場與跨界創作並立。地道社會小品、兩性關係更此起彼落,各有各精采之餘稍趨投機。香港話劇團劇道場8月下旬也上演了一套改編劇,同樣令人鼓舞。那就是改編自日本文學家吉川英治按歷史及民間傳說寫成的《宮本武藏》。

《宮本武藏》是近千回、共六卷的長篇小說,講述日本一代劍聖宮本武藏的一生。故事如何壓縮成兩小時,而且由規模不大的劇道場主辦

Read more

,實難以想像。加上這個戲的背景、人物均按原作,設於約1600年(大概是中國明末)的日本。換言之,演員須穿上和服演出,的確不簡單,突破了近年香港話劇界的框框。

戲劇發展大起大落

人物傳奇不難改編,不過主角是一位劍俠,如何在觀眾面前表現宮本武藏的劍術,還有當中的哲理,絕非容易。編劇歐錦棠是位武術迷,由他執筆改編與飾演這位劍聖應較有準繩。不過他選擇武藏從一個邊緣後生到尋求認知的轉化階段作為故事主幹。宮本武藏的劍術,還有他從劍道領悟出的生命哲理則輕輕略過。

舞台所見,宮本武藏此階段的經歷甚為豐富:投軍、逃走、被友人撇下、為友人之母迫害、被官兵追捕、遇到紅顏知己,和被和尚捉拿與點化。戲劇上的發展、上落與動力都很強,而角色描繪亦見深度,武藏重義氣而乖莽、女孩阿通善良勇敢、友人又八不孝不義、其母阿杉婆頑固陰險,還有洞悉善惡、不分世俗的澤庵和尚和漂亮而有手段的阿甲。這些人物不斷出現,交織出在可怕時代中(背景是日本關原之戰:豐臣秀吉的西軍敗給德川家族的東軍)一個被人唾棄,幾乎走投無路的年輕人遭遇。而他的不幸在有心人開啟下最終成為一代劍聖和兵法家。

場景設計日本特色

導演余振球緊捉各人的性格和情節鋪排,在一堂日式住所中和前面一幅鋪滿如泥濘沙地上調度出一回又一回的情節。橫向日式窗門內外代表所有內宅場景,泥濘沙地則展示戶外情節,這兒既是不同內宅的前院、同時代表所有戶外場景,管是叢林深山,或是鄉間小徑。當劇中人在逃在捕,或打鬥對壘,身上沾滿碎屑,颳起陣陣塵埃,效果很強。場景設計合乎劇場式的細小空間又能符合演出要求。不過個人認為如在舞台左邊,即武藏被吊之下設一顆樹,和在沙地右前方放一兩塊大石就更完美。另外燈光與配樂亦由日本feel出發,光暗燈影在紙窗上製造出不同氣氛,在日式音樂配合下呈現出一個令人信服的古代扶桑社會。在高潮段落,導演選用現場日本大鼓營造氣勢,寧靜偏僻時便用日本笛曲代之,都各適其適,看到導演掌握日本文化的特色。

雖然此劇沒有呈現劍聖宮本武藏悟道後的經歷,他如何與人決鬥、從不敗陣,又如何自創一格,採用大小二刀戰鬥,創「兵法二天一流」;以至晚年醉心各項藝術創作如繪畫、雕塑等,編導仍以敍述形式在序和尾聲用口白作交代,亦在複雜的人物傳奇中保留其中精粹。為突顯此部分的重要性,更特邀倉田保昭飾晚年的宮本武藏,在序、尾中亮相。他在序中以日文念出宮本武藏之「五輪書」,在結尾持刀擺出一副劍俠模樣,都具藝術家與武士精神。

全劇唯一較可惜的是,原著吉川英治筆下的宮本武藏悟道後對萬物充滿熱忱,常自省自悟,不但對自己盡忠,更對社會盡責,並以仁義之心待己待人,本著認真的態度去面對生命和解決困難。這種情操不但在戰敗時能重振國民的心靈,放諸現代社會也有積極作用,但今台《宮本武藏》以武藏悟道前的經歷為主,武藏悟道後那部分不是重點。雖然也看到編劇把本屬後段的澤庵和尚的《石牆致用論》和阿杉婆的《父母恩重經》加入劇本中,分別由兩位角色表現出來,前者通過對白較易明白,後者以原文中譯本念出來仍十分古雅,一時之間觀眾未必能懂,反而拖慢個戲。

能把只有日本人敢演的人物故事搬上香港舞台,劇道場跨越文化和克服重重困難的精神也是值得學習、借鏡。

 

大公報  《宮本武藏》難辨善惡-何俊輝 2013-09-07

劇道場製作、歐錦棠編劇、余振球導演《宮本武藏》,取材自劇團若獅子(日本劇團)的劇作及吉川英治的小說。

《宮本》的小說近千個章回,而舞台劇則用了兩個多小時勾勒生於一五八四年(江戶時代)的宮本武藏(又名新免武藏,歐錦棠飾),從在關原之戰戰敗僥倖生還,到他被戰友又八(周家輝飾)的母親阿杉婆(萬斯敏飾)陷害而逃亡,再到與村民及官兵為敵下卻令年輕女子阿通(鄭至芝飾)對他產生好感,最後被澤庵和尚(李潤祺飾)擒拿並困在姬路城的牢獄中。三年的失自己竟使武藏開竅並蛻變成一名劍術家、兵法家和藝術家,寫下影響日本後世的《五輪書》(類似中國的《孫子兵法》)。

劇情勾勒夠詳盡

劇中很多事件,看來都能刺激觀眾對角色的善或惡作出界定。村民阿甲(梁翠珊飾)的丈夫遭辻風典馬(魏沛林飾)殺害,武藏便替阿甲

Read more

出頭跟辻風決鬥,是「善」,而據聞武藏殺害村民/官兵,則是「惡」?據聞阿甲與其女兒在戰場掠奪戰死者的遺物,然後阿甲竟背叛新歡又八勾引武藏,阿甲代表「惡」嗎?而看來善解人意的阿通似乎對武藏的劣境感同情,則代表「善」嗎?當官的池田輝政(周家輝分飾)既中飽私囊,又將武藏困在牢獄中,意外令他寫出《五輪書》,看來這角色時「善」時「惡」吧?

筆者用據聞、看來、似乎等不肯定的字眼描述劇中多宗事件,是由於編劇在剪裁後,事件往往剩下概括的劇情勾勒,寫得不夠詳盡細膩,令觀眾會因細節不夠或欠奉而難辨某人某事是善還是惡,最明顯例子是武藏何

他為「惡藏」兼齊追捕他?這不能不作詳盡描述,理由是會影響觀眾對主角宮本武藏的觀感。武藏不對阿杉婆說又八跟隨阿甲遠走他方,令母親基於誤解視武藏為死敵,固然教筆者摸不著頭腦,更奇怪是歐錦棠在場刊表明武藏有一顆「對萬物充滿熱忱,自省自悟,不斷超越自我的心」,武藏如何自省自悟?如何應付絕境和波折?觀眾便錯過了,難體會到武藏何以值得敬佩。

武打場面精心設計

《宮本》亦有一些可對善或惡作重覆反思的情節,予人寫詳盡細膩之感,例如劇本提及用捕獸器生擒武藏,以及捉到武藏後把他吊在半空任由途人凌辱(歐錦棠真的被鋼絲吊在半空演了一場不短的戲,充分體現演員的專業精神),都有力地彰顯未審判先作不人道的懲罰,是一種罪惡。

編劇的剪裁是會影響演員演技的。基於欠缺詳述武藏何以、如何遭冤枉,便沒產生能刺痛觀眾心靈的不安、無奈感或滿腔怨憤;觀眾可目睹歐錦棠演武藏時不時略側頭和低頭,心不在焉走路,具體展現武藏無法解開心中的枷鎖。

《宮本》的宣傳重點是曾拍攝過多齣港產片的日本武打影星倉田保昭有份參演,可惜導演只安排他於劇首劇末出場,演年長了的武藏(劇中有一小段類似皮影戲的武藏回憶戲,某個黑影看似倉田保昭),戲分甚少,既沒有一顯身手的武打戲,又沒有可發揮演技的空間,令人失望。在出色的化妝幫助下,萬斯敏把阿杉婆的老態演得形神俱似,而對其子的愛與對武藏的恨,也演繹得到位。

梁健棠設計的戲服、形象(如髮型),跟余振球設計的舞台佈景、空間,令觀眾感到眾角色確置身在江戶時代。眾演員踏X的演區,是既有沙地又有長滿類似草的地方,明顯將武藏那充滿艱辛和高低起伏的人生路,具體地鋪了出來,而在精確的燈光投射和演員走位下,台上的日式家居紙窗曾變成似皮影戲的回憶戲,視覺效果相當美;

《宮本》只有一場正式及精彩的武打戲,就是武藏與辻風典馬的決鬥,這決鬥雖打得不及動作電影般燦爛,但可見每個招式是經精心設計和苦練過,收放自如。武打戲跟劇中一些要令觀眾情緒緊張的戲,都加插了現場太鼓敲擊作配樂,愈敲愈快愈響,使觀眾心跳加速,從而感到劇場畫面的震撼力大幅提升。